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明愛賽馬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 - 青年叻網上電台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1896|回復: 4

咁慘,有冇人知點解?《附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6-21 11:49: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在別個論壇見到,但所有回應的都不知其意思,你話係乜意思?

複製 -worker.jpg
發表於 2008-6-21 15:58:38 | 顯示全部樓層
妄顧工人安全?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6-21 21:12:46
係咪話血肉工廠呀?
發表於 2008-6-22 08:52:57 | 顯示全部樓層
係咪解作中國用血肉工場換來的資金舉辦奧運 ?
 樓主| 發表於 2008-6-29 00:11:02 | 顯示全部樓層
冇錯係有關血汗工廠,不過唔係咁直接攞所贃得辦奧運,因所謂血汗工廠都係私營企業,但中國監管不力(不排除貪污因素)就負很大責任。

其實係呢啲工廠做跨國企業生意,如運動用品、包裝、食品、玩具諸如此類,廸士尼亦係客仔。

所以點解有 NGO 勁反迪士尼,就係因為迪士尼幫趁呢啲血汗工廠,剝削工人。呢兩三年香港印刷業北移,除一般印務,亦有大量印製/製造迪士尼宣傳品玩具紀念品等等,並資料顯示內地工廠除剝削工人外,還罔顧工人安全,工傷經常發生,使很多工人失去生命,或斷手斷腳。

呢啲剝削工人及工傷慘劇不單與製造迪士尼商品有關,其實大部份工廠都這樣運作(礦難就最出名),為之血汗工廠。血汗工廠替跨國運動用品公司(如 NIKE)製造大量製造產品宣傳品,中國宣傳奧運及期間亦當然少不了大量生產有關項目(如福娃),所以有人圖示諷刺有如中國工人斷肢斷指支持奧運,實在慘情。

(附文有關香港 NGO 向世界跨國公司施壓意圖制裁血汗工廠的果效,值得參考。)



質疑“血汗工廠”:張茵解雇415名工人
DWNEWS.COM-- 2008年6月24日17: 15: 14(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中國經營報報導

張茵受到"血汗工廠"的質疑,她解決的辦法是解雇415名"勞務派遣工",有工人說已經拿到5500元的賠償,但不滿因此被辭退。而提起質疑的SACOM表示,此舉是粗暴的,不排除活動升級。此前SACOM向玖龍的投資方寫信,已經影響到了玖龍的股價,衝擊張茵的資金鏈。

6月16日,415名以“勞務派遣工”名義在玖龍紙業(以下簡稱玖龍)進行手工勞動的職工突然被告知,他們已失去在玖龍繼續工作的機會。很多工人是帶著午飯來上班的。事先,他們毫不知情。此前的香港SACOM學生組織對玖龍的“血汗工廠”報告,正是把焦點集中這些在勞動環境和待遇上遭受不公的“勞務派遣工”身上。如今,玖龍的做法相當於宣佈“勞務派遣工”已經“不存在”,那麼對“血汗工廠”的指責自然也就沒有了指責“對象”。

“我們看不到他們(玖龍)的誠意。兩個月來,玖龍從沒有願意與我們正面溝通。”6月18日,香港SACOM學生組織向記者表示:如果玖龍堅持以辭退員工的粗暴辦法解決問題,SACOM不排除將抗爭活動升級,通過與全球消費者運動成員聯繫,擴大國際影響,直接向玖龍海外的客戶及投資機構總部施加壓力。

今年4月12日,香港SACOM學生組織發佈報告,稱2006年胡潤百富榜上的首位女首富張茵是“點血成金”,其創辦的玖龍生產環境惡劣、隨意罰款、工傷頻繁,是典型的“血汗工廠”。從該組織提供的數張照片中可以看到,玖龍的車間“廢紙成堆、污水橫流”。此時,遠在美國的張茵正在為發行3億美元的債券四處奔忙。面對“點血成金”的道德指責,張茵自稱曾為此“哭了起來”,但卻始終沒有回國就此事進行解釋。

張茵的“漠視”導致SACOM有針對性向股市上投資玖龍的機構和玖龍的跨國公司客戶發電郵,要求沽出玖龍股票或停止採購玖龍產品。這些“血汗工廠”報告的傳播物件,都是玖龍的“上帝”。他們或關乎玖龍的融資體系,或命系玖龍的銷售管道。

對境外投資機構而言,如果“血汗工廠”事件能影響玖龍的客戶訂單,那麼他們就有必要評估持有玖龍股票的風險;對玖龍的消費客戶而言,如果因為採購玖龍的紙箱,而連累自身產品受到歐美消費者的抵制,或者因為玖龍的“血汗工廠”誘發罷工影響生產,那麼他們就不得不限制、壓縮在玖龍的採購數額。而這些變化,反過來又會進一步影響證券市場對玖龍的投資判斷。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在海外消費者運動成員的支持下,一些遠在歐洲和美國的玖龍客戶,其行政部門不得不騰出人手,處理來自世界各地的質詢信件。而投資玖龍股票的大摩基金,已經正式向SACOM致信瞭解詳情。5月7日,張茵成功地在美國完成3億美元融資任務後,急忙趕回東莞召開新聞發佈會並組織媒體記者對玖龍車間進行了現場參觀。

但到5月30日,玖龍股價已經由4月12日發佈《玖龍血汗工廠報告》時的每股12元跌至每股9元。而近日,玖龍的重要客戶——NIKE,也已經回復SACOM,表示了對“血汗工廠”事件的關注。NIKE在給SACOM的回信中表示:NIKE在全世界有許多工廠,箱板紙都是由加工廠自行訂購的。但是,NIKE已經注意到SACOM提及的玖龍勞工事件,並且也已經與玖龍進行過溝通,玖龍也表達了他們的處理辦法。目前,NIKE接受玖龍的答復,但是,未來NIKE仍然會加強對玖龍的監督。

香港SACOM學生組織已經將“血汗工廠”事件由“勞工權益”範疇演變成衝擊玖龍企業安全的“資本事件”。“血汗工廠”成為玖龍未來融資和加速國際化的一大障礙。在5月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張茵有理有據地列舉了玖龍“福利、安全、科技、環保”做得較好的一面。在組織記者參觀期間,記者在原料堆放區看到:一捆捆的廢紙均被集中打包堆放整齊,沒有發現髒、亂、差的場面;在生產車間內,傳送帶將紙卷運往包裝區,由機械手打包處理,最後再由全自動的電腦系統將打包好的紙卷裝入倉庫。


在玖龍的員工宿舍區,記者看到了完善的銀行、商店、花園和娛樂廣場等生活設施。而在東莞的玖龍工廠,一個被稱為玖龍“鳥巢”的全封閉式煤倉正在趕工建設。玖龍員工告訴記者,這個煤倉建好以後,整個工廠將不再存在煤塵污染,工廠的生產環境將大幅改善。記者注意到,在參觀中,記者們是被“組織好”的大巴車從某個車間拉到另外某個車間,整個參觀是“分段”進行的,記者並沒有看到全部的生產環節。

有員工告訴記者:“車間現場的乾淨整潔,都是突擊打掃出來的。”對此,張茵解釋:“突擊打掃是出於對記者的尊重,就好像請客人來做客,肯定要把客廳收拾乾淨,這很正常。”張茵強調,“所有廢紙從美國運往中國前,都已經在美國本土進行了第一次消毒。在運抵中國海關後,還要進行第二次檢查。因此,這些看起來很髒的廢紙是安全的。”

針對SACOM“血汗工廠”報告中提及的“月月有工傷,季季有死亡”的情況,玖龍回應:玖龍的事故率是遠遠低於地區的平均值的,廣東省2007年全年億元產值工傷率和傷害率分別為1.75和1.83,而玖龍2007年全年億元產值工傷率和傷害率分別是0.73和0.76。與此同時,廣東省總工會副主席孔祥鴻在向媒體發佈調查報告時稱:“玖龍2007年發生工傷事故51宗,確實是月月有工傷。那麼季季有死亡呢?

經查實,2007年確實死亡職工4人,但其中2人的死亡,均在廠外死於意外事故,與生產過程毫無關聯,說工傷事故造成季季有死亡是片面的。”但是,孔祥鴻的結論卻與記者在玖龍的採訪結果存在衝突。玖龍管理層向記者透露:“去年曾經有工人因為違規進入不允許進入的生產車間,被電腦自動控制的紙卷壓死,發生了不幸事故。”

SACOM組織還向記者反映:“有工人透露,玖龍將工人在工廠內使用叉車發生的工傷事件,列為交通事故處理。”對此,東莞玖龍紙業管理層僅否認了SACOM的說法,卻並不願意透露2007年玖龍的交通事故總數。與此同時,記者在一些貼有“叉車限速”標語的車間參觀,卻沒有發現有叉車的身影。

可見,SACOM暗訪的生產車間、廣東省工會調查的生產車間以及記者參觀看到生產車間,其展現的結果並不完全一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針對玖龍的所有“血汗工廠”問題,基本上都集中在“原料處理”環節。據瞭解,“原料處理”環節是玖龍經過生產自動化“進化過程”後依然保留的一條“尾巴”。

公開資料顯示,1998年7月,玖龍在東莞的第一條生產線建成投產,年設計產能為20萬噸牛卡紙,這一裝備當時在國內是最先進的。與此同時,由於保留了原材料處理部分的人工環節,玖龍又增加了上千名廢紙分揀工(玖龍管理層給出的資料是近500人,而有工人告訴記者該工序的員工有上千人)。“造紙是資本密集型產業,全世界知名的紙廠都是全自動化的,只有我們在原料分揀部分保留了人工勞動。”一位元玖龍管理高層告訴記者:“在建廠之初,考慮到減少部分投資,同時又可以為沒有太高技術技能的中國勞工提供工作機會,玖龍決定保留了原材料處理部分的人工程式。”

從玖龍這一特殊的混合產業鏈條出發,“血汗工廠”的爭議源頭開始呈現:站在玖龍造紙的資本密集鏈條上看,玖龍的眾多正式員工工作環境乾淨整潔,其工資、福利待遇也相對較好。但是,如果進入產業鏈條的勞動密集部分,記者卻發現,SACOM指責的眾多問題並非子無虛有。與此同時,伴隨著中國《勞動合同法》的實施,玖龍“原料處理”工序的龐大員工數量,也給張茵帶來了新的麻煩。

SACOM學生組織通過暗訪發現,雖然玖龍普通工人的月薪只有1500元~1800元,但玖龍《員工手冊》的“罰款”條款卻有87條,其罰款金額由300元至幾千元不等。一位曾經在玖龍擔任勞務派遣工的工人告訴記者:“一人犯錯要全組受罰,其理由是這與整個團隊的管理和合作有關。有時候克扣下來,一個月實質到手的工資只有幾百元。”

根據2008年1月1日實施的《勞動合同法》,企業必須為員工買社保、養老、醫保、工傷保險(三險一金),其結果將是造成勞動力成本大幅度上漲。據玖龍上市公報,截止到2007年12月31日,在一年時間內,玖龍正式雇傭員工由7480人增加到10068人,增長了8%,而玖龍雇傭成本(包括董事酬金),則由2006年的5.34567億元,增長至2007年的9.221億元,增長了58%。

從資料分析,近年來玖龍的勞工成本支出已經出現了大幅增長的趨勢。與此同時,據玖龍上市公報,2007年,玖龍管理層薪酬為1.22864億元,較2006年的0.14373億元增長了854%。根據這一資料,有觀察界人士認為:這就是張茵為何在2008年兩會期間呼籲為富人減稅的原因之一,因為玖龍的多個管理層職位由其丈夫和弟弟擔任,為富人減稅符合其個人和家庭成員的利益。

另據統計,2007年1~6月,中國紙漿累計進口量為421萬噸,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2.5%,但累計進口金額為26.44億美元,同比增長25.4%,進口成本在大幅上升。在勞工及原料成本上漲的雙重壓力下,2007年玖龍的毛利潤率由26%下跌到23.6%。2008年3月17日,就在玖龍公佈利潤率下滑的當天,股價急挫暴跌了近40%。

香港SACOM學生組織懷疑:張茵減少勞保投入、進行苛刻罰款,以及在兩會期間公開發出對《勞動合同法》的微詞,都與張茵極力減少勞工成本壓力有關。張茵正是在成本的壓力之下,為抬高企業利潤率,進而壓縮工人工資、減少勞保投入,甚至設置名目繁多的罰款項目,借此斂財。這一觀點激起了張茵的憤怒。她激動地告訴記者:“玖龍80%以上的成本來自於原材料,勞動成本所占比例非常微小。在這樣的情況下,企業通過壓榨勞工獲得更高利潤的空間非常小,根本沒有必要。”

隨後,記者從一名造紙界人士處印證了張茵的說法:造紙行業最大的成本來自于原料,勞工成本所占比例不會超過20%。與此同時,按照張茵所說“輔助工1400元以上的總收入”,已經遠遠超過東莞的最低工資水準,因此,張茵並不會因為《勞動合同法》而突然增加太多成本。那麼,張茵為什麼要反對《勞動合同法》的主張呢?一個被忽視的細節是,自2007年年底開始,東莞玖龍的輔助工的新合同,雖然工資維持不變,但卻變更為由勞務公司代表資方與勞工簽署。

“現在玖龍公司是與南方人才市場和廣州市紅海勞務公司簽署勞務派遣協議,雖然薪金保持不變,但工齡則一筆勾銷,勞動關係也轉到了勞務公司。”有工人告訴記者:這一改革曾經引起了玖龍上千名工人的不滿(玖龍紙業給出的說法是600多人)。與此同時,自2008年1月1日起,江蘇玖龍太倉工廠新招的原料部工人,也是和昆山的思拜克勞務派遣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為一年。

“《勞動合同法》的一個重大影響是,企業在生產線調整的時候,沒辦法大規模裁員。”某工廠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在《勞動合同法》的框架下,即使面對已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的員工,公司也可以通過“找茬”逼其辭職。但是,企業不可能一下子給幾百甚至上千名員人集體“找茬”。因此,如果企業與大規模的員工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將來要實現大規模裁員,其成本和難度都會大很多。

“從去年9月開始,通過引進自動化設備我們已經取消了人工撕白卡的環節。SACOM拍的照片,肯定是2007年9月以前的。”東莞玖龍紙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鐵民透露。記者瞭解到,所謂“人工撕白卡”正是上述“原料處理”中一個由工人手工完成的環節,這一工作的勞動環境很差,勞動強度很高。據黃鐵民稱,目前公司已經意識到原料處理工序中存在的管理問題,未來玖龍將會引進更多的自動化設備,逐步解決問題。

至此,隨著玖龍對其生產鏈條的科技化調整,一個新的情況產生了:早在《勞動合同法》執行之前,玖龍管理層就預知,未來要在原材料部大裁員。“通過改變勞動合同,將工人的合同轉向人力資源公司,這樣一來,裁不裁員就是人力資源公司的事,與工廠本身無關了。”某工廠人力資源部負責人說道。6月16日,張茵的勞務派遣協議終於派上了用場。當日早上,415名玖龍勞務派遣工突然被告之“即日起不用上班”。

雖然外界驚奇,在勞力緊缺時代,張茵突然炒掉415名工人,工廠如何保持正常運營?事實上,這恰好說明,玖龍在原料處理環節的改造,已經接近尾聲,這些“勞務派遣工”名義的輔助工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6月17日,玖龍公關部發佈《玖龍紙業關於解除外包勞務用工事項的說明》稱:“因技術升級革新,玖龍紙業對原料部部分崗位的需求大幅縮減。通過與紅海、南方兩家公司協商,各方一致同意提前解除勞務外包協議。”

有玖龍員工告訴記者:“目前確實領到了玖龍賠償的5500元,但當初簽訂的工作合同是2年,如今實際只工作了3個月。玖龍突然告知工人不用繼續上班,沒有盡到提前告知的義務,明顯違反了《勞動合同法》。”黃鐵民告訴記者:“香港SACOM自稱是在2008年全國兩會之後,因為張茵反對《勞動合同法》的言論,才對玖龍進行了調查。但是,在調查的過程中,他們卻拿到了2007年9月以前的車間照片。因此,肯定是有對玖龍不滿的工人,向SACOM提供了以前的舊照片。”

讓張茵意料不到的是,“血汗工廠”事件並沒有在廣東省工會出具“玖龍並非血汗工廠”的調查報告之後塵埃落地,相反,在香港SACOM學生組織深知商業規律的專業化和國際化抗爭方式下,玖龍的“血汗工廠”事件,開始由“勞工權益”問題,逐步向影響企業的“資金鏈條”挺進。由於香港SACOM不斷將玖龍的“血汗工廠”證據,散發給持有玖龍股票的投資機構以及購買玖龍產品的重要客戶,例如耐克、可口可樂等跨國大企業,一些企業和投資者開始關注SACOM的行動進展。

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SACOM披露的“血汗工廠”英文版報告,其影響已經擴展至海外,並且取得了一些消費者運動成員的支持。在這些成員的支持下,相關的“血汗工廠”投訴和抗議信件,開始從世界各地集中流向玖龍各個跨國公司客戶的傳真機和電子信箱。這種全球性的影響,正在給玖龍的客戶構成壓力。有香港證券分析師認為:“從投資者的角度,如果‘血汗工廠’事件影響了玖龍的客戶鏈,那麼就意味著玖龍未來的收益會下滑,股票就有必要考慮減持。”

5月8日,摩根大通公開表示:預期玖龍紙業在未來3年時間內持有現金為負數,加上股息率只有1.5%,因此將其評級由中性下調至減持。“事實上,只要玖龍能提供高額的利潤回報,就會有投資者繼續去購買玖龍的股票,他們不會因為悲憫之心,而終止對玖龍股票的投資。但是,如果‘血汗工廠’事件影響玖龍的現實收益,那麼,所有的投資者就必須認真對待財富可能縮水的嚴重性。”香港SACOM學生組織主席梁柏能說,“在很多跨國公司的官方網頁中,都冠冕堂皇地掛著很多支持社會責任的宣言。但是私底下,他們又購買“血汗工廠”的產品。我們給他們發郵件,一方面是試探他們是否真的言行一致。另一方面,既然他們宣稱他們注重社會責任,那麼,當我們給他們提供直接證據時,迫於輿論壓力,他們就要認真考慮影響,做出選擇。”

“在3月17日,玖龍公佈年報後,股價暴跌之後,張茵曾希望通過增持來拉高股價。但沒想到,不久之後又出現了‘血汗工廠’事件,股價進一步拉低。”有香港股市分析人士告訴記者:股東增持企業股票一般有兩種目的。其一,增強對企業的控制力。張茵家族持有玖龍70%以上的股權,對企業具有絕對的控制力,因此,第一個目的並不成立。其二,則是穩定、拉升股價,為未來的融資做好準備。

從玖龍年報看到,2009年以前玖龍要擴張13條生產線。據玖龍曾負責採購的高級管理人員透露:一條50萬噸生產線的採購成本超過2億美元。照此折算,張茵的生產線擴建至少需要26億美元(不計新增勞工、土地及廠房建設成本),扣除在美國融得的3億美元,玖龍未來擴張的資金需求將超過23億美元(合150多億元人民幣)。

根據玖龍上市公告,“本集團預期未來若干年再次投放約人民幣1568.35億元於產能擴張,以進一步增加市場佔有率及迎和客戶的不同需要。”有香港證券分析師分析:在龐大的資金需求下,不排除玖龍還有繼續融資的可能。如果股價持續低迷,將拉低企業未來增發股票的價格,進而縮小融資總量。張茵在這種時刻“挺身而出”大力反駁,已經不再是為自己喊冤的問題,而是必須極力消除“血汗工廠”對企業投資者和客戶的負面影響,確保玖龍資金管道的安全。


另附 SACOM 網址:
http://www.sacom.hk/html/index.php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青年叻網上電台

GMT+8, 2019-9-21 12:32 PM , Processed in 0.3185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