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明愛賽馬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 - 青年叻網上電台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2000|回復: 0

香港大學的揚眉女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6-27 07:46: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張文光﹕香港大學的揚眉女子        
2008年6月27日

【明報專訊】父親節那天,讀了陳巧文父親的訪問,讓我思潮起伏,想起社會特立獨行的反叛者。

陳巧文最受議論的,是在奧運聖火的愛國熱潮中,舉起西藏的雪山獅子旗。她說: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我更支持民族自決。她的生命也從此改變。

儘管我反對藏獨,但仍關心陳巧文的故事。她自言是環保的新一代,以地球人的角度關心人權,減少浪費,身體力行,能走路就走路,夏天不開冷氣。她主張素食,節省糧食,餵養動物。陳巧文的地球價值觀,孕育她西藏自決的思維。

她也曾反思西藏人權:為什麼封鎖外國記者採訪?發展西藏經濟是否等於關心藏人的權利?若西藏只有一小撮人想獨立,為什麼不讓他們和平表達意見?觀點並不高深,毋須大驚小怪。


大學真正的憂慮是反叛者太少
香港是多元社會,陳巧文是大學生,這樣的觀點並不出奇。學運分子常懷緬的火紅年代,馬克思主義、無政府主義、自由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常在校園交鋒。當年的社會權貴,也看不慣這群反叛者,一律稱之為「左仔」。

正是這群大學生,無論走入建制,或者組織群眾,或者進入傳媒,或者參選議會,成為社會的精英。正是這群大學生,在中英談判期間,堅持民族立場,支持香港回歸。他們的思想和能力,全孕育自那風雲激盪的學生時代。

今天,大學真正的憂慮,是反叛者太少,隨眾者太多。蔣勳的《孤獨六講》,曾為反叛者抱不平:一個成熟的社會應鼓勵特立獨行,讓每種特立獨行都能找到存在的價值。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的叛逆者,勇於說出不一樣的話。

中國叛逆者的路並不容易:譚嗣同、陳獨秀、瞿秋白、魯迅,都在叛逆路上感受人生的孤獨與荒涼,在眾多的叛逆者當中,女性更是難能可貴,當中最豪氣的是秋瑾,她背叛家庭,追求革命,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浪漫激情,女中豪傑。

香港大學多揚眉女子。還記得小辣椒張韻琪嗎?她曾在滂沱大雨的深夜,在校長寓所外呆等16小時,抗議校長沒有捍衛學術自由,鄭耀宗最後掛冠而去。張韻琪以一等榮譽畢業,做着綠色和平的工作。還記得黑妹黃靜文嗎?她曾領導學聯公民抗命,為平反六四不斷衝擊國慶酒會,與蔡耀昌和陶君行同被檢控,她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黃靜文也是一等榮譽畢業,做着中國勞工的工作。

當陳巧文面對八方風雨時,香港大學作出了得體的回應:港大一向支持和鼓勵學生多關心國際事務,學生的言論只要合符法例,校方不會作任何干預,亦會盡量保護學生的言論自由,免受任何不必要的干擾。

香港大學,培育過中國最大的叛逆者孫中山,在陳巧文風波中再次讓人看到教育的信念和希望。


《附》

陳巧文父親:我擔憂,但我守護。
文\鄭依依
世紀
Mingpao 15. 6. 08


_15pj008_.jpg
在英國四年,父親總會寄上剪報。打開收藏信件的盒子,剪報貼滿盒子四周。

  

過境被驅 沮喪團圓

 這個父親節,支持西藏自決的陳巧文本來不能跟爸爸一起過的。

 她原擬從澳門飛往澳洲,在費神應付纏擾的傳媒和警方的兩三個月後,在叢林旅行散心。

 可雖只是過境,澳門入境當局竟以「依法被視為不受歡迎」的保安綱要法,拒她於境外,使巧文賠了數千元的機票要折返回港。

 有感投訴無路,巧文失措了,父親更擔憂她未來的路難走下去,不禁嘮叨她的社會抗爭讓自己吃虧……父女倆,今天過的是心神難定的父親節。

 「我們意志並非同一」
 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支持西藏自決的陳巧文跟朋友同往,隨同的還有她的爸爸。

 大會正式活動完畢,陳巧文跟搞社會運動的伙伴圍坐水池邊討論國族主義,女孩率性發言後旋即輕盈的穿梭人堆,父親則一直旁坐着,隨討論氣氛興起而加入討論,闡釋對於身分認同之己見,聲調平和中有明快的激情。

 陳巧文說過,對於六四的認知,來自爸爸的一本畫冊;可原來,陳父已多年沒參加六四晚會:19年前血染廣場的事對他傷害太深,大幕再閃現當年畫面,他自言至今依然無法把持情緒。因此一直迴避參加集會。

 陪伴巧文同來,只為默默守護連月來已成媒體焦點的女兒──甚至不分支持或不。

 只兩三個月,年方廿一的陳巧文從專注學業的乖學生,搖身變為社運闖將,香港傳送火炬日還遭警方粗暴地拖上警車送走,目擊過程的陳爸爸擔憂至在封路的彌敦道狂奔半小時到警署看望;閒時,巧文說爸爸善於烹調,過去未吃素愛吃父親的番茄牛肉,餐館的都及不上,有點女兒撒嬌逗父親高興的親暱。

 父女間的密切,讓人以為二人意志同一,可陳爸爸說並非如此。

 如此時代面對擅長扭曲的兇猛傳媒,陳爸爸其實屢屢勸戒女兒當心被抓住話柄:「知道傳媒力量如此大,保護自己,將說話濃縮。說的不用多,想的要多。有point的人不必長篇大論、搶着說……」可陳巧文的率性,認定了背心熱褲無關政見與公義,忽視父親苦口婆心。

 作為隱身的守望者,陳爸爸拒絕上鏡。他說,倘要見報,毋須等到現在。與被鎂光燈追捕的女兒相比,身為退休公務員的陳父寧居幕後,只在旁給巧文提意見──女兒說父親是自由主義者,可想像他在保守的社會氣氛下,不厭其煩的勸說女兒採取更保險的抗爭方式;關於父母要作子女的後盾、抑或拖其後腳,陳爸爸抗拒二擇其一,捲入女兒身處的漩渦,他選擇的是遠遠觀望她的成長:「撇除支持與否,不應把特定的責任放在父母。我倒是覺得做得好父親的角色,有即時的參與,就不容易抽離自己,在外看清全局,給予清醒的評論與意見,譬如是否有alternative,有其他形式或處理的方法。」

 遠遠觀看成長 也曾出手為女兒澄清
 放着女兒自由,是因為陳父特別體會在兩代人價值觀的轉變中,養育子女之艱難,他只得在變更中碰撞。「現在仁義道德已沒有硬道理,過去我的爸媽還會灌輸『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逢人只說三分話』。可現在不能如此。」他只能在自己和女兒不同的成長經歷上對照落差,理解世代的不同,從而在中間給女兒提出忠告。

 他否認關心政治,還說他沒有「栽培」巧文的政治意識,「只是這世界有成就者生活也一塌糊塗,故父母要給子女的,不只是教育、生活,可以給孩子最大的、一生受用的,是價值觀。」

 不慣於在前線衝鋒陷陣,其實陳爸爸另有低調的參與社會的方式。原來他不只留心網上論壇關於陳巧文的留言、曾經出手寫三數百字為女兒澄清,也會靜靜觀察海內外的論壇、留言板,當發覺社會意識形態有違他的理想,譬如愛國情緒高漲至盲目,他就留言論述理性的歧見。「在這些網上論壇,即使10個留言裏只有1個是清醒的,也是播下種子,或許將來有人發現,由此而反思。」他曾經當過幾年音樂老師,常回想教過的200多個學生裏,也許只有10%真的對音樂有興趣,這裏邊又只有1個繼續鑽研、然後再教授別的學生,「那他又可再教200學生,音樂這一門就不會斷了」。

 教授古典結他的陳爸爸,還是以結他作喻家庭成員間的關係:「結他每一條弦線都有獨特的個性,可以奏出和諧的音樂,也能發出很不調和的聲響,但前提是,每條弦線總是獨立的,不要以為可以影響旁邊的弦線。」

 1989年,陳父抱着才兩歲的陳巧文,從胡耀邦之死開始,一直從媒體上密切追蹤學生民主運作的進程,參與百萬人遊行,連學生領袖是否已安排了飛機逃亡的小道消息亦不放過。雖身與北京萬里相隔,心事卻是深陷運動之中。所以,情感上,他至今仍難以接受在燭光晚會上回想這一切的傷痛。

 雖然取態不同、方法有異,巧文卻堅持「我關心政治,實在因為爸媽的影響」。巧文初中即往英國留學,在她上小學時,爸爸就帶着她到旺角的二樓書店,看書買書,《主教的情人》、《小王子》等等,爸爸讀什麼、她也讀什麼,童書反是少讀了,而《蘇菲的世界》更打開眼前這香港大學哲學系高材生的哲學之門;那段日子,巧文還隨爸爸讀《明報》專欄,每天追看「每個人生命中都有個階段會喜歡的陶傑」。

 讀爸爸讀的書 「關心政治還是因為爸媽」
 即便在英國的4年,巧文跟家裏還是密切相連的。每年3個長假期她都會回港團聚不說,通信和電話不斷。有時,媽媽給她寫上半頁的叮嚀就停筆,可父親總會堅持寫兩頁,分享讀書閱報的心得,還會寄上剪報。訪問這天,巧文打開收藏信件的盒子時,剪報就貼滿盒子。她細閱着信件,驚喜發現一個遺忘的細節──原來父親每次寄來的信封,背後都抄錄金句。「我相信郵差派我的信時也會高興的。」陳爸爸笑說。

 留學時,巧文和爸爸還經歷了難忘的一段「相依為命」時光。SARS那年的假期,英國拒絕香港人入境,即是抵埗也得先隔離10天觀察。巧文父母商量過後,決定由爸爸特地飛往英國,與巧文屈居於青年旅館的200呎小房間裏,一邊陪女兒念書,一邊用旅行飯鍋煮中式菜。想起那段超市關門又沒冰箱的日子,雖窘,卻輕鬆,父女倆輕快地笑起來。

 也許是相對如今巧文動輒成為媒體焦點,將來未必容易的前路,而有所對比吧?

 「有人說,如今大公司都不會聘請你了。我才想到,哦真的是……」總是信念堅定的巧文,對於未知的將來,這時眼神有點恍惚;而爸爸,更是無語了。

 更何况,令父女倆能在父親節團圓的原因,是如此令人沮喪的遭遇。

-----------------------------------------------------------------------------------------------------------------------------
自已也是個父親,自問沒有做那麼多,可能他在我身邊。

青年工作者,面對青年人,在專業關係之內,可能也包涵有一絲父母情結吧。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青年叻網上電台

GMT+8, 2019-9-21 04:09 AM , Processed in 0.33897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