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明愛賽馬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 - 青年叻網上電台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14867|回復: 12

零八憲章全文及首批303聯署人名單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12-11 20:33: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零八宪章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良,甲午战败再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触及到制度层面的革新,终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中国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有必要反思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主体,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为中国民主化奠定法权基础。

2、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不受任何干预,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开放党禁,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集会自由: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应受到执政党和政府的非法干预与违宪限制。

11、言论自由:落实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开放报禁,废除现行《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杜绝以言治罪。

12、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信仰活动不受政府干预。审查并撤销限制或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动。废除宗教团体(包括宗教活动场所)必经登记始获合法地位的事先许可制度,代之以无须任何审查的备案制。

13、公民教育:取消服务于一党统治、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与政治考试,推广以普世价值和公民权利为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识,倡导服务社会的公民美德。

14、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15、财税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建立权责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构架和运行机制,建立各级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权体系;对赋税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税率、简化税制、公平税负。非经社会公共选择过程,民意机关决议,行政部门不得随意加税、开征新税。通过产权改革,引进多元市场主体和竞争机制,降低金融准入门槛,为发展民间金融创造条件,使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活力。

16、社会保障: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环境保护:保护生态环境,提倡可持续发展,为子孙后代和全人类负责;明确落实国家和各级官员必须为此承担的相应责任;发挥民间组织在环境保护中的参与和监督作用。

18、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19、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四、结语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签署人:303人

于浩成(北京,法学家)
张思之(北京,律师)
茅于轼(北京,经济学家)
杜光(北京,政治学家)
李普 (北京,老记者)
沙叶新(上海,剧作家)
流沙河(四川,诗人)
吴茂华(四川,作家)
张显扬(北京,思想家)
孙文广(山东,教授)
鲍彤(北京,公民)
丁子霖(北京,教授)
张先玲(北京,工程师)
徐珏(北京,研究员)
蒋培坤(北京,教授)
刘晓波(北京,作家)
张祖桦(北京,宪政学者)
高瑜(北京,记者)
戴晴(北京,作家)
江棋生(北京,学者)
艾晓明(广东,教授)
刘军宁(北京,政治学家)
张旭昆(浙江,教授)
徐友渔(北京,哲学家)
贺卫方(北京,法学家)
莫少平(北京,律师)
陈子明(北京,学者)
张博树(北京,政治学家)
崔卫平(北京,学者)
何光沪(宗教学专家)
郝建(北京,学者)
沈敏骅(浙江,教授)
李大同(北京,记者)
栗宪庭(北京,艺术评论家)
张鸣(北京,教授)
余杰(北京,作家)
余世存(北京,作家)
秦耕(海南,作家)
周舵(北京,学者)
浦志强(北京,律师)
赵达功(深圳,作家)
姚立法(湖北,选举专家)
冯正虎(上海,学者)
周勍(北京,作家)
杨恒均(广州,作家)
滕彪(北京,法学博士)
蒋亶文(上海,作家)
唯色(西藏,作家)
马波(北京,作家)
查建英(北京,作家)
胡发云(湖北,作家)
焦国标(北京,学者)
李公明(广东,教授)
赵晖(北京,评论家)
李柏光(北京,法学博士)
傅国涌(浙江,作家)
马少方(广东,商人)
张闳(上海,教授)
夏业良(北京,经济学家)
冉云飞(四川,学者)
廖亦武(四川,作家)
王怡(四川,学者)
王晓渔(上海,学者)
苏元真(浙江,教授)
强剑衷(南京,老报人)
欧阳小戎(云南,诗人)
刘荻(北京,自由职业者)
昝爱宗(浙江,记者)
周鸿陵(北京,社会活动家)
冯刚(浙江教授)
陈林(广州学者)
尹贤(甘肃,诗人)
周明(浙江,教授)
凌沧洲(北京,新闻人)
铁流(北京,作家)
陈奉孝(山东,北大右派学生)
姚博(北京,评论家)
张津郡(广东,职业经理人)
李剑虹(上海,作家)
张善光(湖南,人权捍卫者)
李德铭(湖南,新闻工作者)
刘建安(湖南,教师)
王小山(北京,媒体人)
范亚峰(北京,法学博士)
周明初(浙江,教授)
梁晓燕(北京,环保志愿者)
徐晓(北京,作家)
陈西(贵州,人权捍卫者)
赵诚(山西,学者)
李元龙(贵州,自由撰稿人)
申有连(贵州,人权捍卫者)
蒋绥敏(北京,工程师)
陆中明(陕西,学者)
孟煌(北京,画家)
林福武(福建,人权捍卫者)
廖双元(贵州,人权捍卫者)
卢雪松(吉林,教师)
郭玉闪(北京,学者)
陈焕辉(福建,人权捍卫者)
朱久虎(北京,律师)
金光鸿(北京,律师)
高超群(北京,编辑)
柏风(吉林,诗人)
郑旭光(北京,学者)
曾金燕(北京维权人士)
吴玉琴(贵州,人权捍卫者)
杜义龙(陕西,作家)
李海(北京,人权捍卫者)
张辉(山西,民主人士)
江山(广东,业主维权者)
徐国庆(贵州,民主人士)
吴郁(贵州,民主人士)
张明珍(贵州,民主人士)
曾宁(贵州,民主人士)
全林志(贵州,民主人士)
叶航(浙江,教授)
马云龙(河南,资深媒体人)
朱健国(广东,自由撰稿人)
李铁(广东,社会活动人士)
莫建刚(贵州,自由撰稿人)
张耀杰(北京,学者)
吴报建(浙江,律师)
杨光(广西,学者)
俞梅荪(北京,法律人)
行健(北京,法律人)
王光泽(北京,社会活动家)
陈绍华(广东,设计师)
刘逸明(湖北,自由撰稿人)
吴祚来(北京,研究员)
高兟(山东,艺术家)
高强(山东,艺术家)
唐荆陵(广东,律师)
黎小龙(广西,维权人士)
荆楚(广西,自由撰稿人)
李彪(安徽,商人)
郭艳(广东,律师)
杨世元(浙江,退休人员)
杨宽兴(山东,作家)
李金芳(河北,民主人士)
王玉文(贵州,诗人)
杨中义(安徽,工人)
武辛源(河北农民)
杜和平(贵州,民主人士)
冯玲(湖北,宪政义工)
张先忠(湖北,企业家)
蔡敬忠(广东农民)
王典斌(湖北,企业主)
蔡金才(广东农民)
高爱国(湖北,企业主)
陈湛尧(广东农民)
何文凯(湖北,企业主)
吴党英(上海,维权人士)
曾庆彬(广东工人)
毛海秀(上海,维权人士)
庄道鹤(杭州,律师)
黎雄兵(北京,律师)
李任科(贵州,民主人士)
左力(河北律师)
董德筑(贵州,民主人士)
陶玉平(贵州,民主人士)
王俊秀(北京,IT从业者)
黄晓敏(四川,维权人士)
郑恩宠(上海,法律人)
张君令(上海,维权人士)
杨海(陕西,学者)
艾福荣(上海,维权人士)
杨华仁(湖北,法律工作者)
魏勤(上海,维权人士)
苏祖祥(湖北,教师)
沈玉莲(上海,维权人士)
关洪山(湖北,人权捍卫者)
宋先科(广东,商人)
汪国强(湖北,人权捍卫者)
陈恩娟(上海,维权人士)
李勇(北京,媒体人)
常雄发(上海,维权人士)
王京龙(北京,管理学者)
许正清(上海,维权人士)
高军生(陕西,编辑)
郑蓓蓓(上海,维权人士)
王定华(湖北,律师)
谈兰英(上海,维权人士)
范燕琼(福建,人权捍卫者)
林辉(浙江,诗人)
吴华英(福建,人权捍卫者)
薛振标(浙江,民主人士)
董国菁(上海,人权捍卫者)
陈玉峰(湖北,法律工作者)
段若飞(上海,人权捍卫者)
王中陵(陕西,教师)
董春华(上海,人权捍卫者)
陈修琴(上海,人权捍卫者)
刘正有(四川,人权捍卫者)
马萧(北京,作家)
万延海(北京,公共卫生专家)
沈佩兰(上海,维权人士)
叶孝刚(浙江,大学退休教师)
张劲松(安徽,工人)
章锦发(浙江,退休人员)
王丽卿(上海,维权人士)
赵常青(陕西,作家)
金月花(上海,维权人士)
余樟法(广西,作家)
陈启勇(上海,维权人士)
刘贤斌(四川,民主人士)
欧阳懿(四川,人权捍卫者)
邓焕武(重庆,商人)
贺伟华(湖南,民主人士)
李东卓(湖南,IT从业者)
田永德(内蒙,人权捍卫者)
智效民(山西,学者)
李昌玉(山东,教师)
郭卫东(浙江,职员)
陈卫(四川,民主人士)
王金安(湖北,企业主)
察文君(上海,维权人士)
侯述明(湖北,企业主)
刘汉南(湖北,人权捍卫者)
史若平(山东,教授)
张忍祥(湖北,人权捍卫者)
野渡(广东,编辑)
夏刚(湖北,人权捍卫者)
赵国良(湖南,民主人士)
李智英(北京,学者)
张重发(贵州,民主人士)
陈永苗(北京,学者)
江婴(天津,诗人)
田祖湘(贵州,民主人士)
黄志佳(湖北,公务员)
关业波(湖北,公务员)
王望明(湖北,企业主)
高新瑞(湖北,企业家)
宋水泉(湖北,法律工作者)
赵景洲(黑龙江,人权捍卫者)
温克坚(浙江,学者)
魏文英(云南,教师)
陈惠娟(黑龙江,人权捍卫者)
陈炎雄(湖北,教师)
段春芳(上海,人权捍卫者)
刘正善(云南,工程师)
关敏(湖北,大学教师)
戴元龙(福建,企业主)
余以为(广东,自由撰稿人)
韩祖荣(福建,企业主)
汪定亮(湖北,律师)
陈青林(北京,人权捍卫者)
钱世顺(广东,企业主)
曾伯炎(四川,作家)
马亚莲(上海,人权捍卫者)
车宏年(山东,自由撰稿人)
秦志刚(山东,电子工程师)
宋翔峰(湖北,教师)
邓复华(湖北,作家)
徐康(湖北,公务员)
李建强(山东,律师)
李仁兵(北京,律师)
裘美丽(上海,维权人士)
兰志学(北京,律师)
周锦昌(浙江,退休人员)
黄燕明(贵州,民主人士)
刘巍(北京,律师)
鄢烈汉(湖北,企业主)
陈德富(贵州,民主人士)
郭用新(湖北,医生)
郭永丰(广东,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
袁新亭(广州,编辑)
戚惠民(浙江,民主人士)
李宇(四川,采编)
谢福林(湖南,人权捍卫者)
徐光(浙江,企业主)
野火(广东,自由撰稿人)
邹巍(浙江,维权人士)
萧利彬(浙江,工程师)
高海兵(浙江,民主人士)
田奇庄(河北,作家)
邓太清(山西,民主人士)
裴鸿信(河北,教师)
徐民(吉林,法律工作者)
李喜阁(河南,维权人士)
德邦(北京,作家)
冯秋盛(广东,农民)
侯文豹(安徽,维权人士)
唐吉田(北京,律师)
刘荣超(安徽,农民)
李天翔(河南,工人)
崔玉振(河北,律师)
许茂连(安徽,农民)
翟林华(安徽,教师)
陶晓霞(安徽,农民)
张望(福建,工人)
黄大川(辽宁,职员)
陈啸原(海南,职员)
张鉴康(陕西,法律工作者)
张星水(北京,律师)
马纲权(北京,律师)
王金祥(湖北,维权人士)
王家英(湖北,企业主)
鄢来云(湖北,企业主)
李小明(湖北,维权人士)
肖水祥(湖北,维权人士)
鄢裕祥(湖北,维权人士)
刘毅(北京,画家)
张正祥(云南,环保人士)

签名规则:
1,本宪章为开放签名。
2,请用真名或常用笔名签名,并注明所在地和职业。
3、签名格式:姓名、当前所在省份、职业。如:张XX(北京,作家)
4,签名信箱:2008xianzhang@gmail.com2008xianzhang2008@gmail.com
 樓主| 發表於 2008-12-13 05:35:22 | 顯示全部樓層
探 針 : 從 七 七 到 ○ 八
高 爾
自 由 撰 稿 人
Appledaily 13. 12. 08

一 九 七 七 年 一 月 , 捷 克 劇 作 家 哈 維 爾 等 人 發 起 了 要 求 當 局 保 護 基 本 人 權 的 宣 言 , 史 稱 《 七 七 憲 章 》 。 宣 言 發 佈 後 , 主 要 起 草 者 哈 維 爾 先 後 兩 度 入 獄 , 但 由 此 引 發 的 民 主 化 運 動 卻 一 發 而 不 可 收 , 直 到 一 九 八 九 年 共 產 政 權 在 「 天 鵝 絨 革 命 」 中 轟 然 倒 塌 , 階 下 囚 哈 維 爾 先 生 成 為 捷 克 斯 洛 伐 克 聯 邦 第 一 任 總 統 。

二 ○ ○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日 , 內 地 三 百 零 三 名 公 民 在 《 世 界 人 權 宣 言 》 頒 佈 六 十 周 年 紀 念 日 , 發 佈 了 從 內 容 到 形 式 都 與 《 七 七 憲 章 》 極 其 相 似 的 《 零 八 憲 章 》 。 憲 章 以 自 由 、 人 權 、 平 等 、 共 和 、 民 主 和 憲 政 為 基 本 理 念 , 提 出 了 十 九 條 具 體 可 行 的 民 主 化 改 革 主 張 。 歷 史 總 是 驚 人 的 相 似 , 《 零 八 憲 章 》 正 式 發 佈 前 夕 , 主 要 起 草 人 之 一 、 北 京 異 見 作 家 劉 曉 波 即 被 刑 事 羈 押 , 至 今 未 獲 自 由 。

改 革 成 就 或 會 被 毀
內 地 三 十 年 改 革 開 放 中 , 政 府 歸 還 給 民 眾 的 權 利 始 終 局 限 於 經 濟 領 域 。 儘 管 這 一 點 點 行 使 經 濟 權 利 的 自 由 , 已 經 讓 中 國 經 濟 保 持 着 高 速 發 展 的 態 勢 ; 但 公 民 政 治 權 利 的 缺 失 , 使 內 地 腐 敗 叢 生 、 貧 富 懸 殊 , 取 得 財 富 的 途 徑 越 來 越 仰 仗 權 力 對 弱 勢 群 體 的 豪 奪 。 北 京 科 技 大 學 教 授 趙 曉 曾 撰 文 指 出 , 內 地 百 分 之 九 十 一 的 億 萬 富 翁 是 高 幹 子 女 , 充 份 說 明 了 權 力 尋 租 氾 濫 到 何 種 地 步 。 而 黨 管 一 切 的 蘇 聯 政 治 模 式 , 使 人 們 無 法 通 過 正 常 途 徑 討 回 公 道 ; 近 年 來 各 地 層 出 不 窮 的 群 體 暴 力 事 件 , 正 是 底 層 民 眾 無 奈 之 下 的 鋌 而 走 險 的 寫 照 。 再 不 通 過 政 治 制 度 改 革 切 實 保 障 公 民 的 政 治 權 利 , 三 十 年 改 革 取 得 的 所 有 成 就 , 隨 時 可 能 在 一 場 玉 石 俱 焚 的 官 民 衝 突 引 發 的 動 盪 中 毀 於 一 旦 。 正 如 鄧 小 平 曾 說 的 那 樣 : 「 我 們 所 有 的 改 革 最 終 能 不 能 成 功 , 還 是 決 定 於 政 治 體 制 的 改 革 。 」

應 對 憲 章 積 極 回 應
金 融 海 嘯 來 襲 , 海 外 市 場 萎 縮 勢 必 給 高 度 依 賴 出 口 的 內 地 經 濟 以 沉 重 打 擊 。 毫 無 疑 問 , 在 經 濟 蕭 條 中 受 到 最 大 損 失 的 , 仍 然 將 是 一 再 被 剝 奪 的 底 層 百 姓 。 實 施 憲 政 民 主 改 革 , 通 過 歸 還 民 眾 基 本 政 治 權 利 以 化 解 日 益 加 深 的 民 怨 , 可 謂 正 當 其 時 。 如 果 中 共 真 的 像 他 們 宣 傳 的 那 樣 「 執 政 為 民 , 立 黨 為 公 」 , 就 應 該 順 應 民 意 , 對 《 零 八 憲 章 》 做 出 積 極 的 回 應 。 一 味 靠 警 察 和 監 獄 壓 制 民 間 的 改 革 呼 聲 , 實 際 上 是 在 勒 緊 自 己 脖 子 上 的 絞 索 。 要 知 道 , 失 去 了 飯 碗 的 販 夫 走 卒 絕 望 起 來 , 可 不 會 像 簽 署 《 零 八 憲 章 》 的 文 人 們 那 樣 溫 文 爾 雅 。

《 七 七 憲 章 》 的 號 角 , 十 二 年 後 吹 倒 了 不 可 一 世 的 胡 薩 克 政 府 ; 《 零 八 憲 章 》 何 時 能 變 成 現 實 還 不 得 而 知 。 但 我 相 信 美 國 國 務 卿 賴 斯 女 士 的 一 句 話 : 「 中 國 不 可 能 永 遠 是 民 主 的 例 外 。 」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12-16 13:40:01
看看这个 刘路告全国人民书    http://www.niwota.com/submsg/5729054
还有    ://www.xizhengren.com/bbs/thread-86452-1-1.html

://www.gettao.com/bbs/viewthread.php?tid=9910&extra=page%3D1
 樓主| 發表於 2008-12-16 14:09:06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Guest from 220.176.173.x 於 2008-12-16 01:40 PM 發表
看看这个 刘路告全国人民书    http://www.niwota.com/submsg/5729054
还有    ://www.xizhengren.com/bbs/thread-86452-1-1.html

://www.gettao.com/bbs/viewthread.php?tid=9910&extra=page%3D1


朋友,你上面第二和三條 link 死了,我替你接上。

http://www.xizhengren.com/bbs/thread-86452-1-1.html

http://www.gettao.com/bbs/viewthread.php?tid=9910&extra=page%3D1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12-16 15:47:00
defend 08 constitution!!!:handshake
發表於 2008-12-17 10:35:03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Guest from 220.176.173.x 於 2008-12-16 01:40 PM 發表
看看这个 刘路告全国人民书    http://www.niwota.com/submsg/5729054


多謝你介紹了這個內地「中國天主教之家」網站!:handshake
 樓主| 發表於 2008-12-20 20:25:3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Guest from 220.176.173.x 於 2008-12-16 01:40 PM 發表
看看这个 刘路告全国人民书    http://www.niwota.com/submsg/5729054
还有   http://www.xizhengren.com/bbs/thread-86452-1-1.html

http://www.gettao.com/bbs/viewthread.php?tid=9910&extra=page%3D1


全封了!後悔沒有即時抄錄下文章!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12-23 20:40:07
你百度一下  刘路 告全国人民书  有很多条目 下面都有百度快照 点击一下
第二个网站依照此法即可
 樓主| 發表於 2008-12-23 22:21:08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Guest from 220.176.173.x 於 2008-12-23 08:40 PM 發表
你百度一下  刘路 告全国人民书  有很多条目 下面都有百度快照 点击一下
第二个网站依照此法即可



百度了很多吓了,只找到第三條 thread 的文章,其他還是已刪除的語句。
閣下找到的,可否原文貼上給大家分享?

下面是第三條 thread 的文章:



我是如何由一番对话从“粪青”变为“现行反革命”的!
兰妹妹
发信站:格道网 http://www.gettao.com/


我的这个转变,通过下面的一个真实对话完成。

朋友M是个丹麦人。丹麦是个北欧小国,虽然国家不像英美听起来那么牛13烘烘,但是丹麦国人的幸福指数却名列前茅。虽然是欧盟成员国并且GDP远高于欧洲平均指数,但全国进行的民主投票否决了欧元代替丹麦克朗在国内流通,所以丹麦仍然使用本国原始货币。丹麦虽然是君主国家,但却是君主立宪制,所以丹麦的国王受到诸多限制,而且很多特权不复存在,老百姓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们的君主是全世界养起来最省钱的。丹麦国内,民主体现在每一个角落。

众所周知,丹麦是个高福利国家,但高福利是和高税收挂钩的,丹麦税收之高令人乍舌,按照薪水高低执行三个不同纳税等级,薪水低的,纳税率最低,薪水高的,自然税收比率最高。无论何人,即使领取救济的人,也是先扣掉相应部分的税收后,才能拿到救济金。而且丹麦执行银行帐户及收入透明化管理,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你的收入状况,完全公开,实行全民监督。而丹麦的VAT更高达25%,甚至比荷兰还要高。朋友M执行的是纳税等级里面的最高等级,即63%,再加上25%的VAT,他每月88%的收入都用于缴税了。

先说一下这个对话的背景,我和朋友M走在大街上,看到一尊毛主席雕像。这种雕塑在中国大陆非常普遍,雕塑立在几米高的大理石基座上,雕塑整身为通体汉白玉,毛主席举高右手目视前方做挥手动作。这种动作在咱们看来再平常不过了,而且我还感觉很威武。我指给朋友M看,于是,接下来的整个故事叙述,为了保持原汁原味和真实效果,我都会以二人的对话进行,不添加任何评论。

“兰”代表我,“M”则是朋友M。

兰(指着毛主席雕像,自豪地说):你看,毛主席雕像!怎么样,很酷吧!

M(凝视了几秒钟,转过头对我说):他这个手势让我想起德国纳粹的那个行礼。

兰(嚷嚷了一句):嘿!你什么意思?!怎么说话呢?!

M:对不起,但是,他确实让我想到那个纳粹独裁者。中国政府的人权状况和民主进程在世界上和纳粹一样臭名昭著。

兰:你知道吗?你这样说话非常粗鲁,我希望你跟我道歉。

M:我很惊讶,每一个中国人几乎都被洗脑了,而且还乐在其中。

兰:我没有被洗脑,我很自豪自己是个中国人,而且对现在的生活状况很满足。

M:兰!你应该去其他国家走走,真的,你会明白什么是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所能获得的权利。

兰:像非洲的刚果那样是吗?算了吧!他们是民主!连生存权都不能保证的民主有个p用!你要知道,中国虽然现在的人权状况和民主进程并不是很顺利,但是我认为比起民主和自由,生存和发展权比那些虚幻的东西实际多了。你知道现在咱们走的这条大街,20年前还是一片荒地呢!49年解放到现在,政府建设下的这个国家变化如此之大,功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说共产党限制民主自由,但至少这个政府比起朝鲜、古巴这样的共产党国家,我们的生活水平可比他们强多了!

M:我如果现在拿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xxxx u 中国共产党、去死 中国政府”站在大街上,马上就会有警察把我逮起来扔到监狱去。但是在丹麦,我就可以在公共场所游行示威,而且没人拘捕,因为这是我的自由,政府无权干涉。还有网络封锁,你也看到了,这些天我想上丹麦的网络,我需要工作!我的工作小组在等着我给他们发指令,我还想上网看新闻,但根本上不去,就是因为这个奥运会。我的同事从丹麦给我发短信我也收不到,手机网络还被封锁了。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家?限制言论自由!你自己也说了,在马来西亚时候你能够看到多少个国家的电视台?在这里你能看到几个?全是cctv!

M(一边说一边捏住我的胳膊):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中国政府,给他的人民一些小恩小惠,好,我让你吃让你喝,但是你要听我的,就好像现在我捏着你的胳膊,你感觉稍微有些不适,但是你现在动作大一点试试。

说着,我往旁边扭了一下胳膊,试图挣脱,他马上捏得很紧,我疼得叫了一声,马上乖乖地停止扭动。

于是他接着说:就是这样。我给你一点小小的好处,但是条件是你要忍耐我捏着你这么个小小的不适。共产党给你基本的一点小恩小惠,让你老老实实不要造次。你虽然总是感觉不舒服,因为政府始终捏着你,让你总觉得有那么点不爽,不过你觉得现在这样有吃有喝,也挺好。可一旦你有想法要改变这种状态,政府马上使劲捏你,让你疼得叫起来,好让你打消反抗的念头。你现在所拥有的物质生活,是在被束缚手脚、戴着手铐脚镣的条件下得到的。

兰:那我该怎么办呢?我就是个小小的公民,一个小女子,我又没武器,也打不过他们,而且如果不要共产党领导,现在能有谁取代它领导中国?国民党?算了吧!49年前的中国什么样,你知道吗?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再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总发牢骚说你们国家税收太高,你们国家民主是吧?那你怎么不像政府提抗议要求减税啊?在这里跟我指手画脚的!

M:我每年都给议会写信要求减税,而且我还参加丹麦民主团体,去议会听证。而且我们的领导人是民选的,君主也是立宪制的。你们的主席和议会是民选的吗?

兰:好吧!算你说的对。但是你没有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啊!如果不要中国共产党领导,能选谁?如果现在改旗易帜,社会将变得非常动荡,一个13亿的国家如果动荡,将是世界的灾难!产生无数的难民。

M:兰!我从来没有怂恿你颠覆中国政府。但是,你应该为民主和自由做些事情。

兰:我就是个小女子,我能做什么?而且中国现在并没有彻底解决全民的温饱问题,设想一下那些全家穿一条裤子的赤贫中国人,你让他们为了所谓的民主和自由揭竿而起?根本白日做梦。对于他们来说,吃饭穿衣比自由民主实际多了!况且就算有我这样觉悟的人要求民主自由,也肯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才有这个觉悟,而且生活条件肯定要相对达到小康水平。北京不到两千万人口,高等学历人口比例全国最高,就这样大学学历人群撑死了几百万,全国大学学历人群加起来也就五百万?这还要假设这些人都有强烈的民主自由意识而且都不是党员呢(当时这些数据都是信口雌黄的,呵呵,大家千万不要追究)!你觉得让这么有限的人群去颠覆现有的政治制度,现实吗?

M:兰!你为什么思维方式那么极端呢?我从来没有说让你们去颠覆政府或者通过战争手段争取民主自由,那样只会两败俱伤,还拖累其他国家。应该利用你们的现有资源去争取自己的权利,比如和政府据理力争言论集会游行的权利,争取放开网络浏览和搜索的权利,在各种公开场所或网络世界宣扬民主和自由。敦促政府进行民主选举,停止一党独裁!要有其他党派的监督和指导,这样才能从根源上治理官员腐败,并且真正倾听群众的声音。

    也许过程会有点疼痛,毕竟试图挣脱手铐脚镣的束缚势必会招致一定的皮肉之苦,就像你刚才试图挣脱我的控制一样。但如果每个有思想、有觉悟的人都去争取的话,政府可以把你一个人关起来,但是政府不能把中国所有进步人士都关起来,也没那么多监狱。可以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一点一点的争取自由和权利,而不是像现在,我改变不了这个现状,我还是老老实实被人捏着得了!这样的话,中国民众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他们的自由和民主,指望统治者施舍给你自由和权利?根本不可能!权利和自由是要去争取的!但是手段却可以商榷!

兰:噢~~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这些“反革命分子”和平演变啊~~哼!你们这些西方人,唯恐天下不乱!看我们中国人富起来了,生活好起来,快和你们平起平坐了,你们忍受不了了!就像以前一个穷小子,总是给你们提鞋开门,吃你们的残羹剩饭。结果现在,这个穷小子富起来了,不但不给你们提鞋开门,还要和你们平起平坐,坐一张桌子上吃饭,你们这些富豪怎么忍受得了?于是想尽各种办法想让我们再回到以前那种贫苦的状态,这才能凸显出你们的高贵来!哼!

M:谁告诉你的?!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知道,我是在汽车零件制造公司工作。试想一下,中国人富裕起来了,买的起汽车了,13亿人的一个市场意味着多少利润?!我们公司的汽车零件销量就更好了!中国人富裕起来,对于世界,绝对是双赢,而不是此消彼长!

后来我们还讨论了一些国际局势问题,比如美国驻军啊,台湾式民主啊!不好意思,我虎头蛇尾了,马上要去吃饭,先写这么多吧!多谢欣赏!语言粗糙,但绝对真实!

这个事情其实我一直想写出来的,毕竟是我世界观人生观一个重要变革,但是一直犹豫是不是要发出来,因为在其美,我认为可能会招致很多盲目的唾骂,无论是我个人生活上的,还是政治观点上的,格道给我感觉很民主,网友整体素质比较成熟,对于各种观点也比其美接纳度高。昨天和匈奴王简单聊了一下,他居然很早就知道这里,呵呵,于是我放心地把这篇“反革命”煽动贴发出来!欢迎大家给我指正!

我先吃饭先!

http://www.gettao.com/bbs/viewthread.php?tid=9910&page=1&authorid=1435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12-24 19:05:15
每条目下去找那个百度快照 点它  
百度快照就是网站被封打不开时 打开网站的特殊方法
如下: 圈网 中国天主教之家--话题--刘路  告全国人民书     ---------------------(网站名称)
        刘路等  告全国人民书  签名版.......................
        ...............................................................
        ......................................(内容省略)                ----------------------(网站内容)
        www.niwota.com/submsg/5729054 125k--百度快照
   
        百度快照就在最右下角   点击它

        第二个网站是萧瀚写的忧思录十一
        百度 萧瀚 忧思录十一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青年叻網上電台

GMT+8, 2019-1-20 04:21 AM , Processed in 0.35760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