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明愛賽馬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 - 青年叻網上電台

 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1332|回復: 2

滕彪:習近平要回到文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8-21 23:00: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習近平要回到文革嗎?

《信報月刊》2014.8
   
   滕彪

   
  一、

   習近平上臺前,海內外有不少人對他寄予厚望。其實每次換一個總書記,都有不少人——從老百姓到中國觀察家——重新燃起希望。在這個時代還普遍期待“英明領袖”的出現,也說明中國的政治體制已經病得不輕了。對習的期待還有一個重大因素:他爸爸是文革路線的受害者、思想相對開放的習仲勳。這其實沒什麼道理:父子長期分離;有其父未必有其子;文革受害者本人及其子女認毛作父的,實在太多了。
   
   習上臺後沒多久,給那些對他抱有幻想的人一記又一記重拳。在中共總書記例行的話語創新“中國夢”出臺之後,玩起了習式太極“兩個不能否定”:“不能以改革開放前30年否定改革開放後30年,也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連中央文件都予以否定的文革,習竟企圖為它翻案。高調祭拜毛屍體,組織系列反憲政文章,“七不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九號檔”(2013年4月22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的《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819講話”(習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出席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時提到:“意識形態工作是党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鞏固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宣傳思想部門必須守土有責”),如此等等,一時間毛左歡呼雀躍。
   
   毛時代的一些僵屍話語和血腥語言被重新啟用。2013年開始大張旗鼓地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運動。2013年9月,《人民日報》和《北京日報》分別發表文章《關鍵時刻敢於亮劍》和《意識形態領域鬥爭要敢於亮劍》,階級鬥爭話語和思維方式借屍還魂。之後又重提司法機關“刀把子”論。2014年1月9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毫不動搖堅持党對政法工作的領導》稱:“政法機關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機關,是黨和人民掌握的刀把子,必須置於党的絕對領導之下。”習的相關講話被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概括為“突出強調政法機關是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機關、黨和人民掌握的‘刀把子’,充分體現了堅定的政權觀念”。如此種種,不能不說是殺氣騰騰。
   
   殺氣騰騰的,絕不僅限於話語層面。從2013年3月起,中共對民間維權運動加大鎮壓力度。數百名人權捍衛者被投入監獄。鎮壓新公民運動和南方街頭運動,整肅互聯網,抓捕網路大V、律師、記者和獨立作家。打擊宗教,除了繼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以及把全能神教、東方閃電等定為邪教加以殘酷鎮壓外,對基督教家庭教會甚至有官方色彩的“三自教會”也毫不手軟。掃黃運動從東莞蔓延全國,性工作者人權被大肆侵犯。國安委近期又部署對在華境外非政府組織(NGO)進行大規模調查,實際上是要大力清查整肅與外國資金有關的中國民間機構,尤其是與法治人權有關民間機構。習上臺後,中共已經轉換了對民間社會的鎮壓模式,意圖摧毀民間社會的組織能力和抗爭能力。(參見滕彪:《從穩控模式到掃蕩模式》。)同時借“反恐”之機,對新疆、西藏大開殺戒,有些地方事實上處於戒嚴狀態。在香港,一再拖延“雙普選”,對佔領中環運動又抹黑又恐嚇,進而通過《白皮書》蠻橫地拋出“全面管制權”。和對國內一樣,中共在國際事務上,也開始四處尋釁滋事。
   
   習自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同時兼任中央若干小組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路安全和資訊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試圖架空原有一些實權部門,為個人集權開路。“既打蒼蠅又打老虎”的運動式反腐,既迎來民間的叫好,也為習近平安插親信、樹立個人權威清除障礙。我在《打虎不是反腐》一文有過論述,這種運動式反腐與政治體制改革毫無關係,它甚至加強了現在的腐敗體制。反腐、維穩、反恐、清網、掃黃等等,其實都是新式極權體制自我強化的手段。
   
   以上種種,和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何其相似乃爾。和反右、文革又何其相似乃爾。有人說,習近平要搞沒有薄熙來的重慶模式。有人說,習近平要打毛澤東的旗,走鄧小平的路。有人說,習想做普京,所走的路線是普京主義。有人說,習集中權力,想要下一盤很大的棋。這是盤什麼棋?習近平要回到文革嗎?

   
   二、
   
   這要看我們所說的“文革”是什麼意思。文革持續時間長、過程複雜、一些政治討論仍被壓制、一些歷史之謎仍未解開。文革同時具有很多不同的面向。
   
   如果說文革指的是嚴格的一黨制、控制媒體、控制思想、壓制言論、迫害信仰、鎮壓異己,那麼今天的體制和文革差不多,只有程度的差別。習和中共想要維持的底線,正是党國同構的一黨制。
   
   如果文革指的是政治運動此起彼伏、超強的群眾動員運動成為政治常態、法律被完全破壞,那麼中國已經今非昔比。儘管共產黨淩駕於法律之上、極權中國的政法傳統仍有不少遺留,儘管鎮壓法輪功、嚴打、反腐敗和某些關鍵的政治學習仍有政治運動的色彩,但今日中國,表面上的、日常治理的法律化已經基本成型,處理高官、政治犯等事項也基本上用法律程式和法律術語來包裝;文革中“砸爛公檢法”,紅寶書、最高指示和人民日報社論取代法律的情況難以再現。
   
   如果文革指的是毛和中共的反人類暴行,以及暴民的人性之惡的總爆發,那麼習和今天的中共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毛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殘酷、最冷血、殺人最多、危害最大的反人類罪犯,排名不在希特勒、史達林之下。非有特殊的歷史背景、社會結構、思想背景和國際環境無法造就。
   
   如果說文革是指毛的“無法無天”和對毛的極端個人崇拜,習即使想要也無法達到這個程度。根據錢鋼先生的研究,對比毛澤東、華國鋒、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在就任後的18個月內在《人民日報》的傳播強度,習是江、胡的兩倍,甚至遠遠高於華國鋒。但中共在毛死之後逐漸形成十年一交班的集體獨裁制,個人獨裁難以得到高層的認可。中共作為獨裁党淩駕於法律之上,幾乎沒有什麼有效的約束。但這個黨被中央政治局、被幾十個特權家族所劫持,高層相互間有分贓、有爭鬥、有某種制衡。中央與地方也遠非鐵板一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甚至“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的地方政權已經逐漸“土皇帝化”,對某個領袖的造神運動難度很大。
   
   如果說文革指的是階級鬥爭、共產主義、革命等原教旨主義意識形態和政治話語系統,指的是民眾的運動式癲狂,早請示晚彙報、忠字舞、語錄歌、樣板戲、告密、批鬥會、學習班、戴高帽遊街、大鳴大放、大字報,那麼今天已經很難複製文革的“盛況”。盛極一時的毛主義話語,經過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貓論”“摸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中國夢”等一輪又一輪的變種、改造和背離,已經沒有什麼市場了。即使某些文革話語詐屍式復活,也只能是小打小鬧。不但思想、話語、媒體開始多元化了,現代自由民主思想已得到相當的傳播和認同;而且政治犬儒主義、消費主義,也大大侵蝕了狂熱政治的土壤。
   
   我們來看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習近平的反腐、掃黃、清網、反憲政、大肆抓捕維權異議人士,表面上似乎是文革幽靈附體,但實際上已經無力再現當年的血腥與瘋狂。——今天的中共及其領導者是否有能力對億萬民眾進行持續的、大規模的徹底動員?
   
   類似文革的政治動員所需要的“卡裏斯瑪型領袖”,已經無法複製。(馬克斯•韋伯用“卡裏斯瑪”來指政治領袖的超凡魅力和威望,毛澤東的權術、冷血、篡改歷史、敵視文明的本領,的確是超凡的。)尤其是,極權主義的政治結構和社會心理基礎已經發生變化。對社會、文化、精神、信仰的徹底控制,這是極權的應有之義。今日中共儘管仍舊牢牢控制著軍隊、司法和傳統媒體,但社會的多元化進程已經開始。在這個過程中,市場化、全球化和互聯網居功甚偉。市場化帶來利益多元以及民間空間的擴大,全球化帶來新思潮,網路媒體給民意表達提供巨大空間,也給社會運動、維權抗爭帶來更便捷的資訊傳播和組織動員手段,總之閉關鎖國鬧革命、武鬥屠殺、摧毀人倫、反智主義的集體癔症,不容易再次復發。毛用槍桿子和筆桿子運動群眾的基礎之一——億萬無腦民眾——已經基本改變。看看今天的網路表達和民間文化,無論是毛的感謝皇軍和淫亂生活,鄧的身高和坦克,江核心的抹胸大長褲和圖森破拿衣服,面癱帝的77塊和“全國人民都選我”,習主席的慶豐包子和中國夢,還是毛將軍的書法和智商、薄谷王的殺人和三角戀、雷鋒的撿糞記錄、李小琳的環保袋、紅色娘子軍的腿槍、“宇宙真理”、“我爸是李剛”、“沖袋三鹿給黨喝”,都成了廣大人民群眾惡搞、戲仿和嘲笑的材料。
   
   六四屠殺之後,中共深知罪孽深重,逐漸轉變人人過關、政治動員的做法,開始淡化並企圖強制人民遺忘八九六四,從反革命暴亂、到動亂、政治風波,從揭批幕後黑手、表彰屠城官兵,到“八九六四”徹底成為敏感詞。政治動員已經是當局無法承受之重,除了為國際鬥爭需要挑起反日反美民族主義之外,動員民眾在街頭遊行示威的事情越來越少。因為他們清楚這是玩火。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對中共罪惡歷史的瞭解、對法治人權的理解、對自由民主的認識,都大大不同于毛時代。
   
   黨和民間力量的對比已經發生變化。今日中共還有能力發動群眾搞“專政下的不斷革命嗎”?他們現在聽到“革命”二字腿都哆嗦,連茉莉花革命、顏色革命都視如洪水猛獸。他們還有底氣搞“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百萬群眾大遊行”嗎?他們甚至擔心官方操控的大辯論和大遊行會調轉方向變成反腐敗、爭民主的呼聲。他們現在的口號是不爭論、不折騰、不改旗易幟。他們口頭上“三個自信”,骨子裏卻極度心虛,缺乏最起碼的安全感;樣子還是兇神惡煞,內裏卻如驚弓之鳥。舉目神州,官民衝突、環境污染、生態危機、食品危機、信仰危機、經濟泡沫、官員腐敗、貧富鴻溝、維權抗議、邊疆已成火藥桶;放眼世界,民主政權越來越多,專制政權越來越少,“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們,有審判後絞死的、刀插菊花的、倉皇逃跑的、迴光返照的,中共滿世界也找不到一個真心朋友,連北朝鮮都背叛他們;駐美使館的地址被改名為劉曉波廣場1號,也讓他們做了不少噩夢吧。在微博實名制、菜刀實名制、火柴實名制的統治危機之中,他們還敢夢想有朝一日再現“登高一呼、應者雲集、萬眾一心、群體癲狂”的輝煌嗎?

民間維權運動和異議運動正在遭受1989之後最嚴酷的鎮壓。但是中國的公民社會已然具備自我修復、穩健發展的基礎。一方面,是中國的互聯網、市場化、法律化、公民意識的發展、社會運動的積累;另一方面,是現政權的合法性先天不足、現有體制不斷侵犯公民權利、不斷製造矛盾衝突、現有意識形態不斷喪失吸引力、現有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現有發展模式不斷暴露危機。加上全球經濟一體化、人權國際化、政治民主化,中國要全面回到文革,可能性幾乎沒有。
   
   對上面說的這些道理,習近平和黨中央應該清楚。於是退而求其次,他們想要的是政治上維持一黨專制,而經濟上維持“權貴資本主義”(這個概念並不準確,或者也可以稱作市場列寧主義、市場腐敗主義、權貴掠奪主義),既維持政治特權、防止江山變色、防止歷史清算,又繼續維持壟斷利益、尋租洗錢、轉移財產,二位一體。至於這個悖逆歷史潮流、悖逆人民意願的目標能否實現,恐怕他們心裏也沒底。
   
   2014.7

(習近平要回到文革嗎)? 全文完

(2014/08/20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8/tengb/2_1.shtml


 樓主| 發表於 2014-8-21 23:11:01 | 顯示全部樓層
習近平雖然未必能回到文革,但香港最近已被〝騎 le A貨文革風〞搞慘了。


無名氏  發表於 2014-8-24 23:46:09
真的很惨,袋住先的說法簡直是毒藥!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青年叻網上電台

GMT+8, 2019-5-21 08:29 PM , Processed in 0.20747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