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明愛賽馬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 - 青年叻網上電台

 找回密碼
 註冊
樓主: silver

西 藏 啓 示 錄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8-3-19 08:52:30 | 顯示全部樓層
探 針 : 西 藏 危 機 與 新 聞 自 由
桑 普
文 化 評 論 人
Appledaily 19. 3. 08

近 日 , 西 藏 拉 薩 市 爆 發 騷 亂 , 多 人 死 傷 , 多 處 店 舖 被 劫 掠 焚 毀 , 解 放 軍 開 入 拉 薩 , 一 方 面 設 定 限 期 要 求 涉 案 人 士 投 案 自 首 , 另 一 方 面 在 限 期 屆 滿 前 逐 戶 搜 捕 涉 案 人 士 。 拉 薩 事 件 的 衝 擊 波 更 引 發 了 甘 肅 、 四 川 等 地 藏 民 紛 紛 起 事 , 國 外 藏 民 更 向 當 地 中 國 大 使 館 示 威 , 規 模 之 龐 大 , 近 年 罕 見 。

本 港 傳 媒 必 須 撤 離
面 對 這 類 危 機 , 內 地 官 方 歷 來 都 是 採 取 千 篇 一 律 的 三 部 曲 策 略 。 從 六 四 、 法 輪 功 、 沙 士 , 到 今 天 的 拉 薩 事 件 , 恐 怕 還 沒 有 例 外 。 第 一 部 : 不 拿 出 證 據 就 率 先 對 事 件 定 性 , 指 這 次 騷 亂 是 有 組 織 、 有 預 謀 的 分 離 主 義 活 動 , 是 境 外 達 賴 集 團 滲 透 所 致 , 並 沒 有 正 面 回 應 國 外 媒 體 指 當 地 政 府 突 擊 封 鎖 大 昭 寺 激 化 藏 民 起 事 一 說 。 第 二 部 : 出 動 軍 警 , 鏟 除 騷 亂 苗 頭 , 搜 捕 涉 嫌 人 士 , 標 榜 仁 義 之 師 為 民 除 害 , 絕 對 沒 有 使 用 殺 傷 性 武 器 。 第 三 部 : 封 鎖 新 聞 , 要 求 記 者 離 開 當 地 , 禁 止 記 者 進 入 當 地 , 進 而 以 新 華 社 的 通 稿 全 盤 壟 斷 拉 薩 事 件 的 話 語 權 。

大 家 千 萬 不 要 小 看 最 後 的 第 三 部 曲 。 正 因 為 有 封 殺 新 聞 自 由 的 舉 措 , 前 兩 部 曲 的 號 角 才 有 機 會 吹 得 響 。 隨 着 第 三 部 曲 的 號 角 吹 響 , 全 體 香 港 電 子 傳 媒 記 者 被 當 局 勒 令 離 開 西 藏 , 引 起 香 港 記 者 協 會 的 強 烈 不 滿 , 憂 慮 內 地 政 府 會 給 人 掩 蓋 事 實 的 感 覺 , 不 利 國 家 的 開 放 形 象 , 無 法 讓 記 者 監 督 是 否 有 執 法 單 位 侵 犯 人 權 。

記 協 援 引 去 年 一 月 實 施 的 《 北 京 奧 運 會 及 其 籌 備 期 間 港 澳 記 者 採 訪 辦 法 》 , 認 為 有 關 當 局 違 反 該 法 。 該 辦 法 第 六 條 清 楚 規 定 : 「 港 澳 記 者 在 內 地 採 訪 , 只 需 徵 得 被 採 訪 單 位 和 個 人 的 同 意 。 」 文 字 淺 顯 , 毋 庸 解 釋 。 同 類 的 規 範 也 適 用 於 外 國 記 者 。

由 此 可 見 , 如 果 內 地 政 府 言 行 合 一 , 它 必 須 首 先 嚴 肅 地 遵 守 它 自 己 頒 佈 的 行 政 法 規 , 將 港 澳 和 外 國 記 者 的 採 訪 自 由 落 到 實 處 , 撤 回 採 訪 禁 令 , 讓 記 者 還 原 真 相 與 公 義 。 畢 竟 , 真 的 假 不 了 , 假 的 真 不 了 。

如 果 特 區 政 府 和 建 制 派 人 士 要 真 心 誠 意 地 擁 護 「 沒 有 一 國 就 沒 有 兩 制 」 , 他 們 就 更 應 該 時 刻 監 督 「 一 國 」 境 內 有 那 些 舉 措 損 害 了 香 港 市 民 的 新 聞 自 由 , 以 及 香 港 記 者 在 內 地 的 採 訪 自 由 和 人 身 安 全 , 認 識 國 法 , 運 用 國 法 , 監 督 祖 國 , 不 平 則 鳴 , 勇 敢 地 捍 衞 香 港 市 民 和 記 者 的 根 本 利 益 , 真 正 做 到 仁 以 為 己 任 , 死 而 後 已 。 然 而 , 到 目 前 為 止 , 難 道 有 任 何 一 位 官 員 或 建 制 派 議 員 勇 敢 地 站 出 來 , 為 市 民 和 記 者 的 基 本 權 利 說 過 半 句 公 道 話 嗎 ? 只 聞 萬 籟 無 聲 , 一 片 死 寂 。

通 識 教 育 探 索 西 藏
如 果 全 港 通 識 教 育 老 師 要 真 心 誠 意 地 帶 領 學 子 認 識 祖 國 國 情 , 除 了 引 導 他 們 閱 讀 新 聞 報 道 以 外 , 就 更 應 啓 發 他 們 探 索 數 十 年 來 藏 民 反 抗 中 國 政 府 的 深 層 原 因 。 專 題 研 習 的 議 題 可 以 包 括 :

在 歷 史 的 長 河 裏 , 究 竟 中 原 政 權 實 際 統 治 吐 蕃 或 西 藏 的 時 間 有 多 久 ?

所 謂 西 藏 是 中 國 神 聖 領 土 的 一 部 份 是 從 那 一 年 才 真 正 開 始 的 ?

五 十 年 代 末 期 藏 民 抗 爭 跟 當 時 中 共 的 甚 麼 政 策 有 關 ?

一 九 五 九 年 解 放 軍 進 駐 西 藏 平 亂 的 詳 情 和 後 果 為 何 ?

之 後 , 漢 人 在 西 藏 的 人 口 為 何 激 增 ?

達 賴 喇 嘛 所 主 張 的 一 國 兩 制 高 度 自 治 模 式 值 得 我 們 支 持 嗎 ?

如 果 我 們 堅 持 不 允 許 西 藏 高 度 自 治 , 目 前 中 國 政 府 對 藏 民 的 政 策 有 沒 有 值 得 檢 討 的 地 方 ?

藏 民 的 特 有 文 化 是 否 值 得 維 護 ?

暴 力 抗 爭 與 不 抗 爭 之 外 , 還 有 第 三 條 路 可 走 嗎 ?


對 於 這 些 問 題 , 老 師 願 引 導 , 學 生 肯 自 我 學 習 , 而 不 是 死 背 老 八 股 , 或 者 硬 要 為 祖 國 歌 功 頌 德 , 香 港 的 文 化  育 才 能 茁 壯 成 長 。

還 原 真 實 , 尊 重 人 性 , 心 誠 則 靈 。
發表於 2008-3-19 16: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論壇歡迎各位網友發言和討論,但請不要以人身攻擊或用侮辱字句來攻擊他人,請遵守本論壇的總板規 (詳情)

本論壇所有主題內容實屬作者之意見,並非本中心的立場
 樓主| 發表於 2008-3-20 01:53:47 | 顯示全部樓層
分析:達賴的“中間道路”面臨挑戰
2008年03月19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 59北京時間 18: 59發表
BBC記者 麥傑弗林

西藏目前的危機凸現了很多藏人中日漸蔓延的沮喪情緒,原因就在於達賴喇嘛同中國當局之間的對話缺乏進展。

越來越多的人呼籲達賴拿出更強硬的立場,主張西藏獨立,而不是在中國統治下爭取更多自治。

在當前的這場危機中,中國指責達賴喇嘛搞藏獨。而事實上,達賴喇嘛本人的立場沒有那麼強的對抗意味。他呼籲同北京展開對話,希望西藏能夠得到更多自治。

達賴在中國統治下爭取更多政治和宗教自由的主張被稱為向北京妥協的"中間道路"。

但是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流亡海外的藏人、尤其是年輕藏人催促達賴放棄"中間道路",爭取西藏完全獨立。

年輕一代藏人繼續把達賴喇嘛尊為精神領袖,但是現在已經公開批評他試圖跟北京達成妥協的做法。

這些人認為,這種舉動過於懷柔,沒有取得任何進展。很多人希望達賴能夠拿出更強硬的立場。

在英國的一位藏族領袖告訴我,目前要求達賴主張西藏獨立的不僅是年輕藏人。他說,"中間道路"根本行不通,藏人的沮喪情緒逐年上升。

藏人間的代溝
藏人之間的代溝也是一個因素。1959年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已經將近五十年了。現在很多年輕藏人都是出生在海外,從來沒有到過西藏。

針對達賴喇嘛在獨立立場上的批評給他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儘管如此,這一爭論似乎僅限於流亡海外的藏人,他們只佔西藏總人口的3%。至於生活在西藏的藏人,他們的意願到底如何,則更加難於為人所知。

他們對改變政治框架的關注可能要少一些,而更多的關注是生活是否能得到改善。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3-20 07:31:40
本回覆被刪除

內容含有侮辱、誹謗、淫褻及不雅、暴力、歧視、令人不安、粗言穢語及人身攻擊的內容(包括文字、圖像、影片等......)

請遵守本論壇的總板規 (
詳情)

強哥仔 於 2008-03-20 (10:29) 修改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3-20 10:08:08
本回覆被刪除

內容含有侮辱、誹謗、淫褻及不雅、暴力、歧視、令人不安、粗言穢語及人身攻擊的內容(包括文字、圖像、影片等......)

請遵守本論壇的總板規 (
詳情)

強哥仔 於 2008-03-20 (10:29) 修改
 樓主| 發表於 2008-3-20 10:23:08 | 顯示全部樓層
藏民暴亂,要求自治,是藏民的錯 (錯一定有,錯在用暴力),還是中共政府政策的錯所至?

袈娑革命” 燒到西藏         
羅少蘭   
亞洲時報
2008/03/18, 週二

北京最不願見的“袈娑革命”終於燒到西藏,與緬甸不同的是,參與示威者並沒有採用和平手段,甫上街就放火搶奪,似是自發性騷亂多於有組織行動。類似的暴亂對北京而言更加危險,顯示藏民的不滿隨時會藉機爆發,不受任何人控制。北京應該趁屬於溫和派的達賴喇嘛仍然健在,把握機會進行談判,以防西藏的反對力量激進化。

北京將達賴形容為分離主意者,卻原來達賴所爭取的是港澳式的“一國兩制”,早就放棄要求西藏獨立。可惜北京在2004年發表“西藏政策白皮書”,以西藏不存在恢復行使主權的問題,不存在重搞另一種社會制度的可能,斷然拒絕了達賴的“一國兩制”的要求。

從北京的立場推敲,她如此決斷拒絕給予西藏“一國兩制”,原因之一相信是對藏民不信任,懷疑他們從未順從於中國的統治,達賴雖說爭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北京心裡始終懷疑,他骨子裡希望的是西藏獨立。其次是中國除西藏之外,還有數以百計的民族自治區,倘若讓已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實行“一國兩制”,北京恐怕尤如打開水閘,當其他民族自治區也提出相同要求時,將很難處理。

但仔細研究中共“解放”西藏的歷史,不難發現北京早在1951年入藏時,就承諾過在西藏實施“一國兩制”。當時西藏與北京簽署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定》,亦稱為“十七條協定”,內容主要是北京擁有西藏主權、軍事和外交權力;藏民則擁有西藏的治權,現行政治及宗教制度不變,達賴及班禪喇嘛與及各級官員的地位職權予以維持;社會制度的改革由西藏政府自決,中央不加強迫。

“十七條協定”被視為是北京首次開出的“一國兩制”承諾,但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在沒有領袖監督北京實現這些承諾的情況下,使得“十七條協定” 流為空談,藏民喪失對西藏的實質統治權。西藏於是被視為“一國兩制”的失敗先例,更經常被台灣反對統一人士引用,作為不應接受“一國兩制”的理據。

回顧中共“解放”西藏的原因,表面上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這說法其實很牽強,反而立國初期,西方圍堵共產主義的政策,才是迫使中共揮軍西藏的最大原因。西藏是中國的西部大後院,中共立國之初,新疆與內蒙已屬中國領土,但西藏不在中國版圖之內,由於西藏與當時剛由英國獨立的印度接壤,對中共構成極大威脅,控制西藏高原等於掌握保護中原的天然屏障,“解放”西藏其實是中共立國之初,鞏固國家疆土的軍事行動。

西藏“解放”後,北京一面嚴厲統治,一面大搞經濟發展,藏民失去主權與自由,但生活卻得到改善,然而反對聲音並沒有完全消失,在今次騷亂之前,在1959及1989年,都曾經爆發過藏民反抗活動。

從今次騷亂可見,年輕藏民之間不乏激進份子,達賴喇嘛接受BBC訪問時也表示,不一定能叫停這些反對者,反映流亡39年的達賴,與西藏境內人民的連繫,可能遠不如想像般密切。以溫和見稱的達賴仍然健在,尚且如此,日後他離開以後,一眾流亡海外與仍在西藏的藏民群龍無首,將更容易受激進主義影響,或會對中國的安全構成更嚴重的威脅。

作為海外華人,筆者認為達賴流亡政府所要求的“一國兩制”安排,其實合情合理,不但符合毛澤東“十七條協定”的承諾,也符合鄧小平所說的“只要不談獨立,甚麼都可以談”的要求,更有可能對台灣發揮示範作用,阻止中共只會食言的言論。

現時中國已是世界大國,冷戰也結束了近20 年,立國初期所面對的國土威脅大減,對西藏的控制應可以稍為放鬆,北京大可發揮泱泱大國的風範,把握時機與達賴展開和談,達至一個雙贏方案,更有效地長遠解決西藏問題。

-------------------------------------------------------------------------------------------------------------------
孔 捷 生 雜文 : 天 國 的 階 梯
Appledaily
20. 3. 08



「 大 會 沒 有 不 成 功 的 , 閉 幕 沒 有 不 勝 利 的 。 」 雖 說 西 陲 雪 域 之 亂 並無 妨 兩 會 勝 利 閉 幕 , 但 拾 黃 華 華 省 長 的 牙 慧 , 「 不 出 事 就 是 本 事 , 出 了 事 就 是 大 事 」 。 如 此說 來 , 終 究 是 出 大 事 了 。

西 藏 問 題 非 一 篇 短 文 所 能 盡 述 , 要 正 本 清 源 , 請 讀 王 力 雄 的 《 天 葬 》 。 總 之 , 三 月 十 五日 是 共 產 黨 撕 毀 十 七 條 協 議 , 進 藏 「 平 叛 」 的 紀 念 日 。 那 年 ( 一 九 五 九 ) 藏 傳 佛 教 四 大 教 派黃 教 、 白 教 、 花 教 、 紅 教 的 宗 教 領 袖 全 部 出 走 ─ ─ 此 為 西 藏 宗 教史 上 絕 無 僅 有 的 紀 錄 。

任 何 宗 教 都 誕 生 於 苦 難 , 世 界 屋 脊 是 離 天 國 最 近 的 所 在 , 在 那 高 寒 雪 域 , 人 生 下 來 就 是受 苦 , 如 無 宗 教 歸 宿 , 他 們 就 成 了 天 國 的 棄 民 。 然 而 , 共 產 黨 入 藏 五 十 七 年 來 , 始 終 領 悟 不了 甚 麼 是 「 西 藏 文 化 」 。 在 毛 時 代 是 用 共 產 意 識 形 態 取 代 佛 教 , 並 於 文 革 中 臻 達 極 致 , 藏 區寺 院 盡 付 斷 壁 殘 垣 , 僧 侶 悉 數 還 俗 去 「 農 業 學 大 寨 」 … …

及 至 胡 趙 新 政 時 期 , 胡 耀 邦 的 民 族 政 策 最 為 開 明 , 達 賴 喇 嘛 也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和 北 京 恢 復了 聯 絡 , 他 把 鄧 小 平 稱 為 「 老 朋 友 」 , 並 對 胡 趙 印 象 殊 佳 。 雙 方 關 係 已 接 近 突 破 , 惜 乎 胡 耀邦 下 野 ( 民 族 政 策 正 是 他 的 「 罪 狀 」 之 一 ) 使 談 判 有 了 挫 頓 , 還 好 , 負 責 和 達 賴 喇 嘛 溝 通 的統 戰 部 長 閻 明 復 , 還 有 新 任 總 書 記 趙 紫 陽 都 是 開 明 之 人 。 殊 不 知 , 八 九 年 拉 薩 藏 變 和 北 京 六四 屠 殺 , 令 談 判 前 功 盡 棄 。

江 澤 民 的 時 代 , 是 一 個 人 慾 物 慾 大 漲 潮 的 鍍 金 時 代 。 別 的 不 論 , 單 說 拉 薩 西 藏 軍 區 面 前的 餐 館 、 卡 拉 O K 、 夜 總 會 、 遊 戲 機 房 如 雨 後 春 筍 , 這 裏 被 藏 民 稱 為 「 紅 燈 區 」 和 「 黨 政 軍妓 一 條 街 」 。 據 《 天 葬 》 一 書 披 露 , 中 共 樹 立 的 「 先 進 典 型 」 孔 繁 森 , 生 前 也 是 拉 薩 歌 舞 廳的 常 客 。

最 能 代 表 拜 物 和 縱 慾 的 鍍 金 價 值 , 可 數 江 時 代 曾 任 四 川 省 委 書 記 的 周 永 康 。 他 到 甘 孜 藏區 說 : 「 你 們 藏 胞 為 甚 麼 只 顧 來 世 不 顧 今 生 ? 」 他 力 勸 藏 人 , 不 要 捐 獻 那 麼 多 財 物 給 寺 院 ,要 過 好 自 己 的 日 子 。 在 周 永 康 看 來 , 人 人 都 應 為 致 富 而 活 , 試 問 他 對 藏 文 化 可 有 一 絲 一 毫 的 理 解 和 尊 重?

就 算 「 發 展 是 硬 道 理 」 吧 。 中 央 政 府 與 各 地 援 藏 的 資 金 , 以 及 青 藏 鐵 路 創 造 的 商 機 , 絕大 部 份 還 是 被 入 藏 漢 人 賺 走 了 ; 給 憨 直 敦 厚 的 藏 人 留 下 的 , 卻 是 環 境 的 破 壞 和 文 化 的 創 傷 。

藏 傳 佛 教 四 大 教 派 之 白 教 , 接 掌 教 門 者 是 在 西 藏 轉 世 的 靈 童 ,他 就 是 唯 一 被 北 京 和 達 賴 喇 嘛 雙 方 都 承 認 的 噶 瑪 巴 活 佛 。 他 從 小 受 過 江 澤 民 的 接 見 , 並 有 統戰 部 指 派 教 師 栽 培 教 育 , 然 而 連 他 都 秘 密 逃 亡 了 。

一 年 我 在 印 度 見 過 噶 瑪 巴 活 佛 。 他 對 我 說 的 一 段 話 , 謹 抄 錄 於 此 ─ ─ 「 西 藏 有 過 宗 教 興 盛 和 非 常 和 平 的 既 往 歷 史 , 這 四 十 多 年 來 , 無 論 是 從 宗 教 還 是 世俗 的 角 度 來 說 , 西 藏 佛 教 和 百 姓 生 活 都 受 到 很 大 挫 折 , 這 令 我 很 痛 苦 和 產 生 了 深 深 的 悲 憫 。」 誠 哉 斯 言 !

--------------------------------------------------------------------------------------------------------------------
蘋 論 : [glow]最 需 要 解 放 思 想 的 是 掌 權 者[/glow]
李怡
Appledaily  20. 3. 08

溫 家 寶 總 理 在 前 天 記 者 會 講 了 許 多 話 , 他 反 覆 強 調 並 在 最 後 回 答 新 華 社 記 者 提 問 的 , 是 「 解 放 思 想 的 問 題 」 。

解 放 思 想 , 是 中 共 建 政 以 來 講 了 五 、 六 十 年 的 詞 語 , 毛 時 代 、 鄧 時 代 都 講 , 現 在 溫 總 更 「 明 確 告 訴 大 家 」 , 解 放 思 想 「 將 永 不 停 止 」 , 也 就 是 思 想 要 永 遠 解 放 下 去 。

對 於 生 活 在 自 由 世 界 的 人 , 「 解 放 思 想 」 是 陌 生 的 詞 語 。 人 們 只 知 解 放 黑 奴 是 指 身 體 從 奴 役 中 解 放 , 而 人 的 思 想 是 看 不 見 摸 不 着 也 無 法 束 縛 的 , 因 此 不 存 在 要 不 要 解 放 思 想 的 問 題 。

但 溫 總 主 導 的 , 並 不 是 一 個 自 由 社 會 , 因 此 他 說 的 「 要 使 每 個 人 , 特 別 是 領 導 幹 部 的 思 想 得 到 解 放 」 , 就 有 特 殊 的 意 義 。 因 為 從 掌 權 者 到 民 間 一 脈 相 承 的 固 有 思 想 觀 念 , 確 實 阻 礙 着 獨 立 思 考 與 創 造 能 力 。

固 有 思 想 觀 念 的 束 縛 , 主 要 來 自 中 共 以 革 命 暴 力 建 立 政 權 , 所 形 成 的 一 些 治 國 觀 念 。

第 一 是 由 於 真 的 從 槍 杆 子 裏 出 了 政 權 , 因 此 中 共 領 導 人 不 但 相 信 暴 力 對 建 立 政 權 是 必 須 的 , 而 且 相 信 暴 力 對 維 持 政 權 甚 至 建 設 強 大 美 好 國 家 也 是 必 須 的 。 最 近 德 國 之 聲 播 出 一 段 關 於 西 藏 事 件 的 評 論 , 其 中 一 句 說 : 「 任 何 事 物 都 不 是 完 美 無 缺 的 , 而 中 國 的 哲 學 似 乎 是 , 任 何 事 物 都 可 以 通 過 暴 力 變 得 完 美 無 缺 。 」 評 論 指 的 是 : 中 國 要 通 過 暴 力 使 奧 運 變 得 完 美 無 缺 。

革 命 戰 爭 帶 給 建 政 後 政 權 的 第 二 個 特 點 , 是 敵 我 界 線 劃 得 太 嚴 太 苛 , 敵 情 觀 念 太 重 。 任 何 讓 掌 權 者 看 不 順 眼 的 事 情 , 都 先 確 定 為 「 有 計 劃 、 有 預 謀 的 行 動 」 , 而 不 能 接 受 有 自 由 意 志 的 人 , 對 事 物 有 自 己 個 人 意 志 的 反 應 。 以 西 藏 事 態 來 說 , 是 否 達 賴 喇 嘛 「 有 計 劃 、 有 預 謀 」 的 行 動 , 需 要 拿 出 證 據 來 , 拿 不 出 證 據 就 要 接 受 國 際 獨 立 組 織 的 調 查 , 調 查 也 不 能 僅 僅 調 查 達 賴 和 流 亡 政 府 , 還 應 到 暴 亂 發 生 地 點 對 百 姓 、 對 軍 隊 作 實 地 調 查 , 不 能 以 一 句 「 難 道 都 同 達 賴 無 關 嗎 」 , 就 當 作 證 據 。

由 革 命 戰 爭 建 立 的 政 權 的 第 三 個 特 點 , 是 執 政 黨 與 領 導 人 的 絕 對 權 威 。 在 打 江 山 的 過 程 中 , 軍 隊 必 須 強 調 紀 律 、 服 從 , 強 調 下 級 服 從 上 級 。 延 伸 到 建 立 政 權 後 , 也 一 直 有 領 袖 崇 拜 的 傳 統 。 至 今 雖 已 無 人 有 毛 、 鄧 那 樣 的 神 化 地 位 , 但 每 一 次 領 導 人 講 話 , 都 被 指 為 「 重 要 講 話 」 , 而 聆 聽 的 人 都 像 小 學 生 似 地 以 崇 敬 的 眼 神 去 「 領 會 」 一 些 說 過 百 遍 的 廢 話 , 就 知 道 在 這 種 政 治 體 制 下 , 是 決 難 有 溫 總 所 寄 望 的 「 獨 立 思 考 、 批 判 思 維 和 創 造 能 力 」 的 。

革 命 政 權 的 第 四 個 特 點 , 是 意 識 形 態 化 傾 向 。 過 去 奉 馬 列 理 論 為 聖 經 , 後 又 加 毛 澤 東 思 想 , 再 後 又 加 鄧 小 平 理 論 , 然 後 是 江 澤 民 的 「 三 個 代 表 」 , 現 在 是 胡 錦 濤 的 科 學 發 展 觀 , 再 過 幾 代 , 中 共 領 導 人 的 講 話 提 到 的 「 理 論 」 會 越 來 越 長 。 這 些 都 是 束 縛 思 想 的 符 咒 。 溫 總 說 的 要 「 破 除 迷 信 , 反 對 本 本 主 義 」 , 而 他 的 談 話 就 離 不 開 鄧 小 平 , 而 他 本 人 之 喜 歡 拋 書 包 , 其 實 也 是 一 種 束 縛 思 想 的 本 本 主 義 。

革 命 政 權 的 第 五 個 特 點 , 就 是 從 「 只 有 社 會 主 義 才 能 救 中 國 」 而 派 生 的 救 國 意 識 與 民 族 主 義 。 中 華 民 族 有 五 千 年 歷 史 , 又 有 百 年 被 侵 凌 的 恥 辱 , 兩 者 發 酵 , 可 以 促 使 民 族 自 尊 自 強 , 也 可 以 成 為 一 種 包 袱 , 使 一 個 民 族 自 卑 自 大 。 後 者 就 產 生 了 狹 隘 民 族 主 義 的 怪 胎 。 「 舉 辦 奧 運 是 中 國 幾 代 人 的 夢 想 」 這 種 說 法 , 就 是 怪 胎 產 下 的 嬰 兒 。

革 命 政 權 的 第 六 個 特 點 , 就 是 從 戰 爭 時 期 軍 事 行 動 的 保 密 性 延 伸 至 今 , 使 掌 權 者 對 芝 蔴 大 的 事 也 當 國 家 機 密 。 鎮 壓 行 動 之 前 必 須 驅 趕 境 外 記 者 。

其 實 , 若 真 是 出 於 維 持 社 會 秩 序 , 警 察 行 動 又 有 甚 麼 見 不 得 人 的 呢 ? 所 有 文 明 國 家 的 警 察 行 動 , 都 是 公 開 透 明 的 , 惟 有 專 權 國 家 才 會 「 關 起 門 來 打 狗 」 。

解 放 思 想 , 最 需 要 解 放 革 命 政 權 所 帶 來 的 上 述 ( 或 更 多 ) 固 有 思 想 。 只 要 掌 權 者 的 思 想 徹 底 解 放 , 變 得 同 世 上 其 他 和 平 時 代 建 立 的 政 權 的 思 維 一 樣 了 , 對 老 百 姓 的 束 縛 解 除 了 , 社 會 上 人 民 的 批 判 思 維 和 創 造 能 力 才 能 發 揮 出 來 。
 樓主| 發表於 2008-3-20 10:42:32 | 顯示全部樓層
西藏暴動為胡錦濤提供鞏固權力的機會 (?)         
潘小濤   
香港時事評論員
亞洲時報
2008/03/19, 週三

今次西藏騷亂,北京必定鐵腕鎮壓,而且絕不手軟,這不僅關乎國家分裂、領土完整等中共治國的最高原則,也是胡錦濤等中共第四代領導人提升黨內威望、增強黨內凝聚力的大好機會。

過去兩天,拉薩的局勢雖然稍稍緩和,但北京當局仍然不惜公然違反當初它自己公布的奧運採訪沒有任何限制的守則,驅逐所有在拉薩採訪、持有中國記者協會發出有效採訪證的境外記者。這種“關門打狗”的做法,難免令人強烈質疑,北京當局是否計劃採取更血腥暴力的手段,盡快平息西藏的騷亂?

很多人以為,北京為顧及國際形象,以免對三個多月之後的北京奧運造成負面影響,因而會採取較克制的態度對付西藏及鄰近四川、甘肅及寧夏四省(區)的示威者。但事實證明,這種想法實在太天真了!目擊者稱,拉薩街頭徹傳出槍聲;軍事專家指出,圖片所見的拉薩街頭的坦克,都是中國軍方的最新型號,只會配備給現役的解放軍野戰部隊,並未交付武警使用。有報道稱,成都軍區已在成都市成立平暴指揮中心。

換言之,拉薩的鎮壓行動,是規模頗大、力度頗強的軍事行動,而面對民間的大規模抗爭行動,北京仍是沿用原來以暴易暴的老辦法去解決問題。不過,北京也不是全然不顧國際反應,而是在採取行動前,先將境外記者趕走,以免讓外國記者再拍攝到鎮壓情況。北京的鎮暴決心不變,變的只是對抗外國傳媒的手法。

事實上,成功鎮暴、解除西藏“分裂勢力”的威脅,對胡錦濤而言,有百利而無一害。十九年前,當他仍是西藏區委書記時,在西藏執行戒嚴令,鐵腕對付騷亂的藏民。那次鐵腕行動,也成為他日後獲得鄧小平等中共元老賞識的升官本錢。

到了今日,胡錦濤雖已貴為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但他既沒驕人政績,也沒開國功勳,在黨內一直無法形成至高無上的領袖權威,更不可能做到一言九鼎。中共領袖權威不彰的情況,是制度缺陷造成的,與胡錦濤等第四代中共領導人的個人因素無關,而這個缺陷,也衍生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等管治問題。

今次西藏騷亂,卻間接為胡錦濤造就一個建功立業的好機會,讓他向全國人民及全黨上下證明,他是一個有能力阻止任何分裂國家行為的領袖,也是一個有能力處理重大危機的領袖。在此情況下,胡錦濤只會採取強硬手段去對付西藏的示威者,而絕不會示弱,甚至連一步也不退讓,因為這關乎他日後能否有效管治國家。


因此,溫家寶在記者會上談到西藏問題時,態度也非常強硬,不僅拒絕承認採取武力手段平息西藏等地的騷亂,還指摘達賴喇嘛組織及策劃這次騷亂,企圖破壞北京奧運。

可以說,今次是“六四”後北京當局面對的最嚴重政治危機,如果胡錦濤能夠迅速及果斷的加以解決,他在黨內的威信,以及個人的權威,都會大幅提高。而除了動用軍警、使用武力之外,他還有甚麼方法能迅速“平暴”嗎?世界各國的獨裁政權,會採用武力以外的手段去處理大規模的民間抗爭嗎?

----------------------------------------------------------------------------------------------------------
探 針 : 胡 錦 濤 成 也 西 藏 敗 也 西 藏 (?)
林 和 立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Appledaily  20. 3. 08

胡 錦 濤 與 他 的 「 西 北 幫 」 肯 定 是 藏 民 騷 亂 的 最 大 輸 家 。 曾 當 西 藏 書 記 與 藏 區 武 警 政 委 的 胡 總 是 中 共 頭 號 西 藏 與 少 數 民 族 權 威 , 且 目 前 西 藏 與 發 生 藏 民 鬧 事 的 省 市 , 如 四 川 、 甘 肅 與 青 海 的 書 記 絕 大 部 份 是 胡 總 的 舊 部 與 愛 將 。 一 方 出 事 , 中 央 有 責 。 看 來 「 胡 錦 濤 派 系 」 將 遇 到 不 少 壓 力 , 而 好 幾 位 胡 總 力 挺 的 「 西 北 幫 」 第 五 代 、 六 代 幹 將 的 仕 途 難 免 遭 受 挫 折 。

引 發 抵 制 奧 運 聲 音
其 實 老 胡 曾 在 甘 肅 、 貴 州 與 西 藏 等 地 工 作 十 多 年 , 對 藏 民 與 其 他 少 數 民 族 的 思 維 舉 動 了 解 通 透 。 在 「 穩 定 防 亂 、 搞 好 奧 運 」 的 前 提 下 , 作 為 中 央 軍 委 主 席 的 胡 總 去 年 年 中 已 加 派 精 銳 解 放 軍 與 武 警 部 隊 進 駐 西 藏 與 新 疆 。 到 今 年 年 初 , 當 局 已 在 拉 薩 以 及 其 他 藏 族 大 城 市 的 廟 宇 內 外 部 署 眾 多 公 安 、 武 警 與 安 全 部 人 員 。 可 是 號 稱 「 滴 水 不 漏 」 的 胡 總 上 星 期 防 止 不 了 自 一 九 五 九 年 以 來 規 模 最 大 的 「 反 中 亂 藏 」 騷 亂 ; 且 因 為 達 賴 在 美 國 與 歐 洲 的 政 界 、 宗  界 以 及 文 化 界 影 響 力 龐 大 , 「 中 共 鐵 腕 平 暴 」 已 引 發 來 自 各 國 要 抵 制 奧 運 的 聲 音 。

首 先 , 胡 總 與 他 的 嫡 系 , 西 藏 書 記 張 慶 黎 與 新 疆 書 記 王 樂 泉 等 所 奉 行 的 「 防 亂 於 萌 芽 狀 態 」 的 高 壓 政 策 已 證 明 弊 多 於 利 。 記 得 一 九 八 九 年 三 月 拉 薩 市 爆 發 僧 侶 與 「 暴 徒 」 放 火 燒 公 安 局 等 暴 行 時 , 還 未 滿 四 十 七 歲 、 文 質 彬 彬 的 書 記 胡 錦 濤 果 斷 命 令 軍 隊 與 武 警 開 槍 平 亂 ; 在 贏 取 中 央 的 讚 賞 之 餘 更 奠 定 三 年 後 太 上 皇 鄧 小 平 欽 點 他 為 「 第 四 代 」 接 班 人 。 胡 總 既 然 是 強 力 鎮 壓 少 數 民 族 路 線 的 既 得 利 益 者 , 在 二 ○ ○ 二 年 他 當 了 中 共 第 一 把 手 後 絕 對 沒 有 理 由 改 變 對 藏 政 策 。

當 然 , 胡 總 沒 有 反 對 自 五 、 六 年 前 開 始 , 由 統 戰 部 與 其 他 專 家 跟 達 賴 的 代 表 在 北 京 甚 至 國 外 舉 行 斷 斷 續 續 的 所 謂 談 判 ; 而 且 前 兩 三 年 雙 方 幾 乎 達 成 協 定 讓 達 賴 回 國 作 短 暫 的 弘 法 活 動 。 但 畢 竟 北 京 的 底 線 不 低 , 對 達 賴 要 求 北 京 賦 西 藏 於 「 香 港 模 式 」 的 高 度 自 治 簡 直 嗤 之 以 鼻 。 北 京 的 算 盤 是 達 賴 一 旦 圓 寂 , 西 藏 的 流 亡 力 量 就 會 失 去 精 神 領 袖 , 不 同 派 系 開 始 惡 鬥 , 而 獲 利 的 將 是 擁 有 無 窮 盡 「 統 戰 資 本 」 的 共 產 黨 !

對 藏 政 策 徹 底 失 敗
但 胡 總 與 他 的 西 藏 智 囊 只 看 到 矛 盾 的 一 面 。 其 實 達 賴 還 龍 精 虎 猛 之 時 , 已 有 不 止 一 個 由 年 輕 藏 人 把 持 的 激 進 藏 獨 組 織 不 理 他 老 人 家 有 關 對 北 京 「 溫 和 理 性 抗 戰 」 的 指 示 。 自 上 周 一 拉 薩 爆 發 示 威 開 始 , 中 共 當 局 便 咬 定 是 「 達 賴 團 夥 」 的 陰 謀 , 新 華 社 更 警 告 「 達 賴 集 團 破 壞 西 藏 社 會 穩 定 注 定 要 失 敗 」 。 但 胡 總 有 沒 有 想 過 , 中 共 自 八 十 年 代 中 期 就 揚 棄 了 前 總 書 記 胡 耀 邦 對 西 藏 的 安 撫 、 懷 柔 政 策 。 而 自 一 九 八 九 年 開 始 , 北 京 加 緊 「 漢 化 」 西 藏 , 把 藏 民 的 高 才 生 送 到 北 京 去 接 受 充 當 中 共 幹 部 的 訓 練 ; 去 年 更 明 言 喇 嘛 領 袖 的 「 轉 世 靈 童 」 務 必 由 北 京 「 委 任 」 。 這 次 騷 亂 證 明 北 京 五 十 多 年 來 的 對 藏 政 策 徹 底 失 敗 , 而 作 為 中 共 二 十 年 來 的 「 治 藏 指 揮 官 」 , 胡 總 實 在 難 辭 其 咎 !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3-20 15:59:32
什么都不知道,少给我在这里调拨,死远点
無名氏  發表於 2008-3-20 21:53:46
原帖由 Guest from 60.190.19.x 於 2008-3-20 03:59 PM 發表
什么都不知道,少给我在这里调拨,死远点


樓主放上這麼多篇文章, 實在是不同作者的意見, 他們不至於"什麼都不知道"吧! 總有些意見值得參考吧!
你有看過嗎? 究竟那篇文章的那些觀點調撥了些什麼?
 樓主| 發表於 2008-3-20 22:42:55 | 顯示全部樓層
一位你總不能說他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的說話:

西藏事件的責任該由誰負?
BBC 2008年03月20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 41北京時間 18: 41發表
學者點評
王力雄
作家
(王力雄,中國大陸著名的自由作家、民族問題專家及民間環保人士。漢族,現居北京。)


這次西藏事件出現了廣泛的暴力,中國方面展示的都是藏人打砸搶燒的鏡頭,並指控藏人專門殘害漢人,而藏人方面則為被射殺的藏人屍體所震驚,並以血淋淋的圖片作為鐵證。其實二者都是結果,應該追溯最初的開端在哪裡。

_44502461_ids_ap203.jpg
中國當局顯然覺得有必要向西藏繼續派遣增援部隊


這次事件的起因,和導致1987年10月1日的拉薩騷亂起因非常相似,幾乎就是重覆。那次也是有僧人在拉薩中心的帕廓街和平抗議,警方拘捕了他們,並且對抗議的僧人進行毆打。這極大地刺激了在傳統中把僧人視為"寶"的藏人群眾,勾起他們對西藏宗教所受迫害的痛苦回憶。於是群眾開始自發地對帕廓街公安派出所扔石頭,參加的人越來越多,隨後發展到縱火,燒汽車,毆打街上的漢人,搗毀和搶劫街面的商店,同時喊出"西藏獨立"的口號。

重蹈覆轍
事隔二十年,西藏當局不知道是失去了記憶力,還是因為權力在手的驕橫,這次同樣是使用警察暴力,對在帕廓街和平遊行抗議的僧侶進行毆打。僧侶被打的慘狀再次引起了藏族民眾的憤怒,導致爆發,開始攻擊實施暴行的警察。參與者越來越多,事態擴大。這種沒有組織,沒有紀律,也不受約束的民變,出現打砸搶燒的行為一點也不奇怪,歷史上如此,當代各國也一樣。

讀史書,常可以看到"激起民變"幾個字。民變往往都會形成暴力,行為殘酷,沒有理性,但是責任卻不能歸於民眾,而是應該由激起民變的統治者承擔。且先不說這個事件的是非對錯,僅從技術層面來看西藏當局此次的處置方式,竟然一模一樣地重蹈二十年前覆轍,一點不接受教訓,也足夠顯現出是多麼的愚蠢和不稱職。

當民變開始蔓延,暴力鎮壓幾乎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如果不進行鎮壓,控制不住事態,民變會繼續蔓延,不斷擴大,導致社會失序,乃至出現政權危機。這樣的現實和後果往往被當局作為進行強硬鎮壓的理由,這種理由也往往會被一些渴望安定卻不深入思考的人所接受,成為鎮壓的擁護者。

對此應該這樣看:用什麼方法控制事態,那是當權者的責任,不是無權者的責任。當權者不能控制事態,那是他的失職,是有罪。而當權者靠殺人才能控制事態,那不是他的功,仍然是他的罪。決不能因為他最終控制了事態,殺人就變成合理。因為事態之所以出現、發展和失控,就是因為統治者所造成的。況且,使用殺人的方式,只能震懾一時,卻無法從根本上解決衝突,反而會積累下更多的仇恨,把社會推進下一次更大衝突的循環。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青年叻網上電台

GMT+8, 2019-1-17 10:10 AM , Processed in 0.3363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